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请求

虽然不怎么发文了不过还是转一个

速水:

發圖發不上,
回文要驗證,
看圖被限流,
創作被圈限,
這樣的改變讓人不得不轉。


半闲鱼:



本来粉就少,热度就低,人就咸


喵喵颜:






希望能注重用户的意愿



排版榜单什么的真的过分,最新的没人刷了新人怎么出头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被刘心武的揭秘红楼梦弄出生理性不适

无法忍受柳湘莲入世更无法容忍他结婚

某种意义上说二郎配不上三姐……

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OOC预警,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尤三姐本是不爱看戏的,那些个才子佳人咿咿呀呀地唱着你情我爱却偏偏被棒打鸳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后佳人泪眼朦胧送君去才子衣锦还乡迎卿来的酸溜溜的戏文,说白了也就都是那一套,没意思。


可偏偏这些女眷们都好这一口,尤其是姐姐,每次看得不是梨花带雨就是粉脸含羞,少女散发出来的粉红泡泡差点把她给淹死。于是她每次看戏都埋头对付瓜子,久而久之一看戏就习惯性脖子疼。


瓜子都干了,娘真抠门。她顺手丢了,颇有些愤愤地抬起头来,却恰好瞥见了那台上的小生朝她看来,一双桃花眼,说不尽的风流。


乍一看情深似水,细看却如宝剑出鞘时的一抹寒光,看得人一凛。情深处有如雨后落满桃花的溪水,清冽而芬芳,只叫人看一眼便心甘情愿地沉溺进去,却发现那情意只是浅浅的一层落英,转瞬便随水而去。


少女情思有如柳絮,向来是不知从何起也不知往何处去,飘忽不定而又漫无边际,一个不留神,便又统统淹没在了眼前的溪水里。



三姐有时做着针线发着呆,便会想到他。那个人,他仗剑走天涯,或许哪天,会遇上一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姑娘。或许会是英雄救美,他或许会受伤。他们或许会在山洞里,一边烤火一边聊天。他或许会一边擦剑,一边给她讲自己那些闯荡江湖的快意恩仇。而那个女孩,也一定会很认真的听着。她或许是个温柔的弱女子,孤苦伶仃,为豪强地主所欺,为英雄所救,除以身相许外无以为报;她或许也是一闯荡江湖的女侠客,侠骨柔肠,惺惺相惜,愿与君同游大好河山。或许在那不经意的一个对视间,火光映上二人年轻的眉眼,彼此心意相通,许下终身。


然后呢?


要么会和那个贤妻良母的姑娘找个风景如画的村子住下,两三亩薄田,几缕炊烟袅袅,自有人为他烧饭补衣,嘘寒问暖。要么会和那个侠骨柔肠的姑娘一同四海为家,他们之间或许也会有争吵口角,但三姐知道,他是个好人,不会真和女孩子生气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或许那个女孩没法陪他一辈子。他也许会泣涕涟涟仰天长啸,自此一把火焚了家什,浪迹天涯,或许,他心如死灰看破红尘,一剑削断三千烦恼丝,遁入空门。他们之间的故事,或许会成为江湖上一段凄美的传奇。


多好的故事啊,三姐暗自想,比那些戏文里面写的好多了。


可惜没有我。



后爹死了,家道理所应当的衰落了,老娘也理所应当地打起了这姐妹俩的主意。


闲置物品都能换钱了,两个如花似玉的闲人为什么不能?


见惯了朱门绣户里的腌臜事,尤三姐明白,甚至能理解老娘的选择。


只是心里早已住下了一个人,房租也不交,却整日里赖着不走,好生讨厌。


她不是没隐晦地跟老娘提过,只换得一个白眼。


天下之大,就算她有心效仿文君红拂,又该到何处去寻那一个人呢?


不过一场经年旧梦,自己想想也就罢了。



跟贾珍贾琏大闹一场后,三姐不用想也知道姐姐会来找自己喝茶。


她这才知道,原来就连梦,也不是那么好忘却的。看似消停了,实际上心里总有那么个影儿,晃晃悠悠地就是不肯离去,还时不时出来提醒着自己的不堪。


望着姐姐精心描摹的眉眼,三姐突然就觉得有些无力和惘然,再听她轻声细语不厌其烦地劝她,又突然觉得有些厌烦,甚至是憎恶。


二姐说三妹你先把瓜子放一放。


三姐顺手把瓜子一丢,以手托腮。


二姐说三妹,你看我现在,二爷对我那样好,我多幸福。


三姐说哦。


二姐说女大当嫁,你也是想的吧。


三姐说那也要看是谁了。


她低下头,无视了姐姐惊愕的眼神。



三姐没想到,这梦也有成真的一日。


三姐说不出自己当初看见那一双鸳鸯剑时的心情,多年来的旧梦成了真,一时竟有些恍惚。


三姐把那一双剑挂在了房间里。自此午夜梦回,她也不再是形单影只。她望着它,只觉得透过那华丽的剑鞘,冰冷的剑锋,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未来,看到了…那个人,于是一时觉得有好多话想问他,也有好多话想同他说,一时又觉得什么话也不必说,手拉着手,两眼相望,两心相对,也就够了。


是梦也值了,她想,我从没做过这么好的梦。


可惜,是梦就会有醒的时候。


血溅三尺的那一瞬,三姐觉得自己还不算太亏。


虽然不过南柯一梦。


 



愁死了

给爸妈打电话的话又是一顿埋怨
都忙得没功夫管我
发在空间票圈又怕惊动人
网友毕竟是陌生人说了也只会大家都不安生

一个人愁死算了

仇恨比爱来得容易,撕裂比融合来得简单,愤怒和悲伤比快乐更容易沉溺,把视角推向极端肆意释放情绪是最容易做到的事,但世界上没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用标签解释的。生活大部分时候是一滩粘腻的浊流,没有反派,甚至没有故事。

你在追求永恒而唯一的“正确”吗?那种东西从来不曾存在于这个现实中。没有天赋人权,没有不可侵犯,没有神圣,没有至高,没有天,没有永恒,一群偶然组合成细胞的分子,一颗偶然变冷的星球,一群从遍布着随机的陷阱与血腥的无差别厮杀中侥幸逃出来的生物在抱团取暖,发明了框架试图在凶猛冷漠的宇宙中寻找安慰。没有本质,没有理性,没有绝对精神,没有正确,没有错误,没有问题,没有答案,规律是相对的,客观是一种幻觉,物质是概率,生物是随机,智能是一株自恋的芦苇,宇宙中没有产生过有序物质,它偶然地诞生而后顺理成章地走向毁灭。

等等,顺理成章,那么使宇宙走向毁灭的规则是什么呢,或者说那其实也只不过是生物的自欺,对于宇宙而言,从不曾存在过也因此谈不上毁灭,只是无穷无尽概率随机的泥泞浊流中偶然的泡泡而已,就连绝对的混沌也是不存在的。

作为生物的我们因求生欲而想象出了世界的规则,但世界没有义务顺着我们的思路,哪怕我们的欲望(随机的产物)也很少服从我们的愿望。管好你自己吧,求生者,代表你的种族求生去吧。生命对于宇宙毫无意义,你的身体存在只是因为它存在,活着只是为了活着,你只在种群里才有意义。宇宙不关心,宇宙不知道,宇宙没有思想,宇宙终日痴傻地敲鼓吹号。晚安。

我所能拥有的最美的情感大概就是暗恋了吧

除了对她,其他不过是在别人的情绪里仓皇而已

只要知道她的存在就会酸楚而甜蜜

我爱她吗?我觉得不是。不是爱,不是爱情,更接近于从下往上的仰视,面对完美事物时窒息般的激动,像是被神的光晕照亮了浑身的影子而以至于烧灼不堪。一切的一切最后被一个词所收束:喜欢。

我喜欢她,喜欢。

喜欢她的长发,喜欢她的短发,喜欢她谈论任何事物的样子。她发出的每一个字我都收藏着,她每一个声音我都为之战栗着。她笑起来时我也开心,她感到难过时我却只能慌乱着不知如何是好。

我该怎么办呀……她有她的生活和悲喜,我无权插足进去,我穷尽最大勇气做出的只是在这里敲下这些莫名其妙的话而已……



她大概不会看到的,希望不会……但是还是放在这里吧……希望她不会感到困扰

曾经对她说过喜欢……但是语气太开玩笑了以至于我自己都觉得像玩笑一样……

很抱歉这么混乱,很抱歉这么懦弱……非常非常抱歉……

越是尝试着接近越是清晰两人的差距。

不在同一个世界

隔着世界彼端无形的那堵墙悄悄凝望就好了吧

然而至少我,是个贪得无厌的生物

明知道无法彼此融合却还是贪心地眺望着攀爬着




衔着牵引绳的猎犬,终其一生寻找可以侍奉的主人。






……是这样的,想写敦芥然而脑子里全是这种东西
芥川你造“自相矛盾”怎么写吗,你好意思说白虎吗(bushi

It’s too noisy outs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