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到20了……

认为写得最好的文:
银汽银的哨向设定。从来没那么流畅过,觉得对着对cp的想法全表现出来了,像被祖师爷眷顾一样从开始到结束大概就花了一下午,以后大概再也不会有这么顺的时候了吧。

最喜欢的体位:
有sm就行(喂
最多的大概是正面…?

最戳的萌点:
挺多的……金发、兄弟骨科、肌肉壮汉、头发凌乱的肌肉壮汉、戴眼镜的衣冠禽兽…x
最喜欢的还是生命历尽坎坷仍燃烧不息的希望之火吧
喜欢黑暗中绽放光明的瞬间

23333跟风
截止到明天晚上六点

大福好苏!

上上上:

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哭了这这这太好了吧

大洗耳:

“当他们长大了”

关于成人福与怪物们的日常互动脑洞系列,这个系列我居然花了一个月的时间...不过终于完成了,一种儿童画即视感......

未经许可请勿二次上传

@此北 太太的Observation太好看了哭泣!脑了下仨恐龙的人类模式……
从左到右分别暴龙、暴虐,小蓝

私心小蓝人类形态会穿Owen一样搭配的衣服x

我的表情如少侠和少主

飛絮:

爱豆PA(为了拯救武林,玉蟾宫的小姐姐站了出来,成为偶像!(??? ​​​

跟@重力泉的月影君 玩了自家孩子合成(?)

月影君的Gambit和俺的Rift合成得到了一只猫耳少年(可能

代号Vegas(维加斯)取自赌城拉斯维加斯,即棋牌+裂谷合成出来的第一印象(。

身高175cm,外表年龄24,实际因为是人造人的缘故年龄在12岁以下。

猫耳猫尾+黑西装+单片眼镜

黑发,发尾银色

不苟言笑的雇佣兵,比起动嘴更喜欢用子弹说话。
只要给钱就可以突突任何人。
干架以外的事情都比较天真直神经,一拐就跑(划掉
经常在赌场附近徘徊接任务,但被人邀请玩两把的时候永远婉拒。(没有继承到欧皇x

表情基本不太有变化,长着脑力派的脸,实际是狂战x
耳朵和尾巴保留猫的行为,不高兴的时候会拉成飞机耳x
快餐控,喜食海鲜披萨

骑士、废土与龙(继续更新)

停更太久的前情提要:
这是一个西幻架空拟人的世界,内战结束后的某一天,飞行太保骑士团接到了寻找丢失的领导模块的任务而前往沦为废土已久的卡隆,途中一个黑衣剑士及其同伙三番五次地试图阻挠骑士团的脚步,抵达卡隆后更是经历了恐怖事件。现在骑士团终于进入了废弃的卡隆内城定位到了失窃的宝物,却被埋伏已久的敌人用幻术分隔——

******

……

从刻在墙上的印记来看应该是第一百二十三天。

可能由于早上下了一点雨的缘故,外围的雾变得更加浓重了一些,有一些小动物闯进了符文阵范围,并不想去管。

这一次的时间变得比先前更久了一些,梦境中出现了一些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扭曲的肉块从虚无中喷薄涌出,大地翻卷露出腥臭内脏,水变成粘稠的黑色液体附着在巨大黏腻的眼球上向混沌的方向来回转动。眼球,血红色,雾中隐藏着的地面以下埋葬着的丑恶神灵。没有跟别人说,总觉得他们大概也都看到了。

醒来后第一件事情是确认彼此的名字。万幸我们都还没有忘记彼此……又或许我们已经遗忘了什么只是意识不到。莽撞的主意很有用,虽然有点傻。

打击从村子里带回了食物和情报,说飞行太保伤了一个人,现在正驻扎在废弃的礼拜堂内。他准确地说出了伤者的名字,是飞火,我也记得这个名字,由此牵扯起的一系列记忆如锁链般一点点从海底浮出,但除此之外的一切都是灰色的、模糊的。汽车大师说我们是骑士,我们却遗忘了自己的主君。

晚些时候被强迫喝了一点龙血,简直像是液态的火,沿着喉咙熊熊燃烧至四肢百骸。血液里带着一些不祥的味道,龙语魔法显然消耗不小,但没必要跟他说不是吗?他必然是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的。他仍将冲锋陷阵,而后死在与宿敌的搏斗中。这或许是他理想中的结局吧。但毫无意义,我们最终都会死去,这是一场注定不可能胜利的战争。

汽车大师,他以为我们不知道,他以为我们看不出,他提起敌方的队长时流露出的是怎样的心情。但……打击是对的,他绝不会因此而流露出犹豫。他向来如此,一如既往,用鲜血与剑刃欢迎老朋友的归来。

银剑不记得他了。飞行太保不记得我们了。这或许是命运残忍而刻意的安排?我不知道。

我们最终都会死去,血肉与坟墓之王即将苏醒,群星逼近。

……


银剑再次回到了那片灼热的荒野。

这一次不再如上次那样富有冲击力,或许是因为已经看过了一次的缘故。他伸出手臂尝试性地向可能是队友的方向摸索,但触摸到的只有空气。

银剑并不是很懂幻术类魔法的原理,他只能握紧了剑警惕地往记忆中队友的大致方位走。焦黑色的战场蒸腾着让人不愿细想其来源的气味,他的脚尖踢到一样金属物体,仔细一看竟是空袭的刀柄残片。

他眼皮一跳,猛地回手将长剑甩到身后,跟另一把剑刃当啷撞到了一起。

“你都追了我们一路了,有完没完?”他拧过身打开重剑剑尖,冷冷道。

黑衣人死死盯着他,深紫色的眼瞳中似乎跳动着火,半天没说一句话,也没有任何攻击动作。银剑向旁边撤了几步,思考着该如何打破幻术——至少从面前的这个人身上他没看出什么破绽。

片刻后,仍是对面的人率先开口:

“这可就是你自己存心找死了。”

语调中带着高傲和蔑视,仿佛已经将对方的生命捏在手里,但他握剑的双手有些颤抖,脸上带着狞笑也遮不住的疲惫。银剑凝视着他的脸。周围的景象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仿佛很久以前也是在同样的荒野上,面对着同样的人,只有他和他。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回想起来,某个自他踏上这段任务旅程后就一直缠绕不放的尖厉声音在意识深处回响,并没有干扰他的战斗,却划出了一条不容置疑的底线。

“你们对我们做了什么?”他喝问道。

黑衣剑士活动了一下颈部关节,漆黑扭曲的角从颅骨中延展出来,剑刃因魔力的完全外放而发出嗡鸣。“你傻吗?”他嗤笑一声,“当然是要你们的命!”

银剑通过炼金术网络感知到其他人还算无恙,暗自松了口气。“那你还等什么?”他跟黑衣剑士缓慢地兜着圈子,思考着该如何将一只黑龙尽快打倒在地,“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来拿啊!”

黑龙的神色上似乎划过了一丝欣喜。下一瞬间,黑色与白色的剑刃狠狠撞在了一起。


翡翠破碎的同时,俯冲几乎是凭本能向前一个踉跄,后颈立刻就划过了一道凉风,刮走了一点皮肉。雾气随着他一瞬间注意力的转移涌入口鼻侵入大脑,幻象接着在眼前伸展成形。他咬破嘴唇狼狈地在地上翻滚了几圈躲开直指向自己心脏的爪击,在下一次攻击的间歇沾了一点自己的血液在地上飞快画下几个符咒。

幻象散开了,连同周围几米内的雾气似乎也稀薄了些许。俯冲看见余光有一长着翅膀的身影一掠而过,似乎因失去了雾气的掩护而变得有些犹豫。他半跪在地上屏息聆听着雾气中的声响,全身肌肉紧绷。背景中隐约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

“这些事情没有一点意义。”

一双冰凉的手突然从雾气中伸出来卡住了他的脖子,苍白的手指划过他的脸颊,用鲜血写下了一个笔迹尖利的符号。

“俯冲,”一个声音在他脑后平静地响起,“你不记得我们了,但我们都记得你。”





阿莱的井:

#求扩#
翼漂翼同好群【被大剑摩擦的枪口】首次正式合志招募开始了!
有意人士报名方式↓
联系本刊物主催阿莱的井:1510712132
同好群入口:399090124

沉迷摸龙。

龙龙太可爱啦恍恍惚惚恍恍惚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