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记个脑洞要不忘了
实际上已经忘得差不多了
工作细胞相关的
记忆B细胞的记录

初衷是试图研究病毒的内在规律从而提高抗体制作效率而对多种病毒进行了横向比较
之后是解剖被感染细胞的实验记录
然后发现了一些小段的dna
和细胞自己的某些遗传物质相似
B细胞提出要不把现有的病毒样本揉到一起做一个超广谱抗体出来
然后就这么做了
揉出来了一个巨大的花帽子(x
然后用被感染细胞的身体发出了嘶哑的声音:

“几亿年前的事都忘了吗。”
“我们是你们的碎片。”
“为什么不想变得完整。”

总之是一个忘了从哪里看来的野鸡假说……病毒起源于细胞…啥啥的

是不是真的有个美学流派叫精神病美学……

是black!他们真可爱啊啊啊啊

-火有-:

black漫画真的是太太太太甜了呜呜呜呜呜
太好吃了,求大家吃black白赤1551

还是画的幼年条(我恨色差)好喜欢那种两个人在不知不觉中相互推动对方前进的感觉>

爆肝产物质量很低!以及句子可能不太通顺,意会一哈就好!

想知道如何画像真的动物一样可爱的动物……

【车蓝】天选记事簿【八】(长篇联文)

wocwoc先马后看!

鱼_(:з」∠)_:

给许哥比沙雕啊不是太阳! @蓝溪阁你许哥 


我考完了!!!对不起拖了很久


  辣鸡文笔预警x我不太会写打斗……请大家先不要带脑子看这一章x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在这儿分开行动?”蒋游问




“成,夜度寒潭那边已经跟苏沐秋他们商量好了,到时候会有飞机从各个出口接应你们,剩下的都按之前的安排行动,花开跟三界你们带人从西边突破,烟雨锁楼你走位记得骚点啊南边归你们了,剩下的人都知道怎么干吧?”天南星活动一下手腕,咬咬牙,接着说道“蒋游车前子,”




“咱们仨走东边,”他说“踹他丫大门去!”




且说监狱里




 午饭之后仍旧是放风的时间,高过两层半的铁栅栏一围,信号温度和生气似乎都被隔绝在了外,却又能够清晰地迎着海风从远及近的声音。蓝河看梁易春站在铁丝网旁,他和平时表现得没太大区别,闭着眼睛抱臂靠在上面,头顶的耳朵间或抖动两下,似乎是在闭目养神。今天是约定好劫狱的日子,外面的人会在放风临近结束的时候发动攻击,自己也需要在混乱的时候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接触抑制手环的钥匙……




 也不知道车前子怎么样了,他想,上次分开后很久就都没收到过他的消息,直到两天前反抗组织给梁易春的回信里,他才在里面得到了一点消息知道了车前子已经加入了天选者的反抗组织,这次劫狱大概也会跟来。




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大半个月之前他们还都是普通的大学生,但是事态又发展得这么快,他们马上就要直接地反抗真枪实弹,更别提可能要直面血淋淋的死亡和场面。




边上的梁易春倒是一副气定神闲,见惯了大场面的样子,午休的时间快要结束了,狱警已经开始往回赶人,梁易春靠的位置是个死角,但是能隔着网和建筑看清楚一些自由活动区的动静。他睁了眼睛环视一圈,又起身朝着不远处的看去,像是带点轻松又愉悦地轻笑一声,




随即那附近方向毫无预兆地传来几声枪声,紧接着就是冲天的火光伴随着爆炸的轰鸣声,蓝河便是也突然地意识到,要开始了。




门外天南星靠在掩体后凝神两秒,朝着后面两人挥挥手,示意可以出来了




“成了没人了,”他说“车前子一会有人的话我会提示你,你掩护一下,蒋游你接着炸就可以了”




他看着两人沉思了片刻,补充道“炸的时候离他远点。”




蒋游的能力是对近距离的物体进行高温聚集,使其燃烧融化或引爆,距离没有细致地算过,精神集中的状态下大概半径三十米之内都可以办到。三个人没有真的疯狂到踹守卫森严的正门,而是选了个离值班室通往自由活动区那条道边近一些的侧墙,这地方守卫力量较薄,但是警报该触发还是得触发,好在车前子在来之前做足了准备,配合天南星能够模糊感受范围内事物的能力,靠在掩体后面植物藤一甩子弹基本能挡住,这一路炸得也算是有惊无险,顺利得破了墙进了建筑物




“按之前的路走?”蒋游问道




“差不多,跟着我走就成了”天南星说,进了建筑物里通道就变得复杂了多,好在之过制定怎么行动,基本上往哪个方向走每个人都记得清楚“不过他们现在应该还在值班室找钥匙,现在还没出来,你可能要去帮一下。”




“还有,值班室带着抑制环的人是进不去的,所以能进去的只可能是你的男朋友”他微微侧了头朝后面的车前子说道“一会你们很可能会遇上,但是记住,别因为这个受到影响,现在最主要的事情是先找人。”




“也别太紧张,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他挥挥手“走吧小伙子,炸他丫老窝去!”




  车前子愣了半秒,点点头跟上去,蒋游的杀伤力排除他不想怎么收敛的因素,基本是收不住地指哪炸哪,活口都没法多留。他跟着两个人跨过横在道间的尸体,爆炸溅射的血迹和碎块伴随着烧焦的味道沿墙底向上炸开,他皱着眉不去看它们,又更加用力地握紧了手里的果核,硌在手里的触感又是这么的真实,逃亡这一路他一直小心翼翼地没敢太过强烈地出手攻击,但是现在却又不得不面对另一种情境——不杀对面的人,对方就会杀了自己,在这种选择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心软一个要将自己置于死地的对手的。




 早点解决吧,他深吸一口气,蓝河还在等自己


  


——TBC——


我写了什么个东西x


感谢看到这里的大家xxxx



请求

虽然不怎么发文了不过还是转一个

速水:

發圖發不上,
回文要驗證,
看圖被限流,
創作被圈限,
這樣的改變讓人不得不轉。


半闲鱼:



本来粉就少,热度就低,人就咸


喵喵颜:






希望能注重用户的意愿



排版榜单什么的真的过分,最新的没人刷了新人怎么出头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被刘心武的揭秘红楼梦弄出生理性不适

无法忍受柳湘莲入世更无法容忍他结婚

某种意义上说二郎配不上三姐……

几时孟光接了梁鸿案:

OOC预警,这不是演习,重复,这不是演习



尤三姐本是不爱看戏的,那些个才子佳人咿咿呀呀地唱着你情我爱却偏偏被棒打鸳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后佳人泪眼朦胧送君去才子衣锦还乡迎卿来的酸溜溜的戏文,说白了也就都是那一套,没意思。


可偏偏这些女眷们都好这一口,尤其是姐姐,每次看得不是梨花带雨就是粉脸含羞,少女散发出来的粉红泡泡差点把她给淹死。于是她每次看戏都埋头对付瓜子,久而久之一看戏就习惯性脖子疼。


瓜子都干了,娘真抠门。她顺手丢了,颇有些愤愤地抬起头来,却恰好瞥见了那台上的小生朝她看来,一双桃花眼,说不尽的风流。


乍一看情深似水,细看却如宝剑出鞘时的一抹寒光,看得人一凛。情深处有如雨后落满桃花的溪水,清冽而芬芳,只叫人看一眼便心甘情愿地沉溺进去,却发现那情意只是浅浅的一层落英,转瞬便随水而去。


少女情思有如柳絮,向来是不知从何起也不知往何处去,飘忽不定而又漫无边际,一个不留神,便又统统淹没在了眼前的溪水里。



三姐有时做着针线发着呆,便会想到他。那个人,他仗剑走天涯,或许哪天,会遇上一个让他一见倾心的姑娘。或许会是英雄救美,他或许会受伤。他们或许会在山洞里,一边烤火一边聊天。他或许会一边擦剑,一边给她讲自己那些闯荡江湖的快意恩仇。而那个女孩,也一定会很认真的听着。她或许是个温柔的弱女子,孤苦伶仃,为豪强地主所欺,为英雄所救,除以身相许外无以为报;她或许也是一闯荡江湖的女侠客,侠骨柔肠,惺惺相惜,愿与君同游大好河山。或许在那不经意的一个对视间,火光映上二人年轻的眉眼,彼此心意相通,许下终身。


然后呢?


要么会和那个贤妻良母的姑娘找个风景如画的村子住下,两三亩薄田,几缕炊烟袅袅,自有人为他烧饭补衣,嘘寒问暖。要么会和那个侠骨柔肠的姑娘一同四海为家,他们之间或许也会有争吵口角,但三姐知道,他是个好人,不会真和女孩子生气的。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或许那个女孩没法陪他一辈子。他也许会泣涕涟涟仰天长啸,自此一把火焚了家什,浪迹天涯,或许,他心如死灰看破红尘,一剑削断三千烦恼丝,遁入空门。他们之间的故事,或许会成为江湖上一段凄美的传奇。


多好的故事啊,三姐暗自想,比那些戏文里面写的好多了。


可惜没有我。



后爹死了,家道理所应当的衰落了,老娘也理所应当地打起了这姐妹俩的主意。


闲置物品都能换钱了,两个如花似玉的闲人为什么不能?


见惯了朱门绣户里的腌臜事,尤三姐明白,甚至能理解老娘的选择。


只是心里早已住下了一个人,房租也不交,却整日里赖着不走,好生讨厌。


她不是没隐晦地跟老娘提过,只换得一个白眼。


天下之大,就算她有心效仿文君红拂,又该到何处去寻那一个人呢?


不过一场经年旧梦,自己想想也就罢了。



跟贾珍贾琏大闹一场后,三姐不用想也知道姐姐会来找自己喝茶。


她这才知道,原来就连梦,也不是那么好忘却的。看似消停了,实际上心里总有那么个影儿,晃晃悠悠地就是不肯离去,还时不时出来提醒着自己的不堪。


望着姐姐精心描摹的眉眼,三姐突然就觉得有些无力和惘然,再听她轻声细语不厌其烦地劝她,又突然觉得有些厌烦,甚至是憎恶。


二姐说三妹你先把瓜子放一放。


三姐顺手把瓜子一丢,以手托腮。


二姐说三妹,你看我现在,二爷对我那样好,我多幸福。


三姐说哦。


二姐说女大当嫁,你也是想的吧。


三姐说那也要看是谁了。


她低下头,无视了姐姐惊愕的眼神。



三姐没想到,这梦也有成真的一日。


三姐说不出自己当初看见那一双鸳鸯剑时的心情,多年来的旧梦成了真,一时竟有些恍惚。


三姐把那一双剑挂在了房间里。自此午夜梦回,她也不再是形单影只。她望着它,只觉得透过那华丽的剑鞘,冰冷的剑锋,看到了一个不同的未来,看到了…那个人,于是一时觉得有好多话想问他,也有好多话想同他说,一时又觉得什么话也不必说,手拉着手,两眼相望,两心相对,也就够了。


是梦也值了,她想,我从没做过这么好的梦。


可惜,是梦就会有醒的时候。


血溅三尺的那一瞬,三姐觉得自己还不算太亏。


虽然不过南柯一梦。


 



愁死了

给爸妈打电话的话又是一顿埋怨
都忙得没功夫管我
发在空间票圈又怕惊动人
网友毕竟是陌生人说了也只会大家都不安生

一个人愁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