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脑洞段子

前一个脑洞相关背景的段子。瞎写,练笔。
戌酉。


庭取不太喜欢做梦。不管是睡着还是醒着。她从未有过梦想,而睡眠时的梦来回反射的总是近似的东西。血迹斑驳的地面,垃圾一直堆到天花板。她手里拿着刀,有时是枪,地上的尸体面目全非,用撕裂的空洞的嘴冲她无声地狞笑。

她不觉得害怕,只觉得想哭。鸟儿在天上看着她,她在天上看着自己,万千羽翼击碎光线将阴影落在她脸上,鸟鸣声如哀乐,替一个不知如何祈祷的人祈祷。

辽香。她听到很多声音叫着这个名字。丹羽辽香。庭取。这些名字似乎都是属于她的,都是谎言。那些声音她曾经都听过,友善或是不友善,不知道是敌人还是朋友,也无所谓敌人或朋友。她背叛他们,背叛许多人,始终行走在欺骗的道路上,背叛灵魂,没有方向。

她伸开双臂将肉身投掷给漫天飞鸟,这样她从压抑的梦中醒来。

她看见昏暗的景象和静立在一旁的男人。男人的眼睛如野兽般反射着微弱的光线,在黑暗中有些蓝莹莹的,毛绒绒的耳朵向自己的方向转动了一下,抖了抖。

“快睡。”

男人用近乎威胁的语气低声说道。庭取摸到肩上裹着的厚实的兽毛披肩,于是将脸埋进兽毛中,闭上眼睛。

我唯一没有背叛过的或许只有丹羽家。她想。那个给自己使命的家族,她无法给出任何效忠的理由,因此她也无法背叛。

或许我该试试看。

仅此一次,就这一次什么都不想,将家族与身为战士的宿命通通遗忘。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在漫天战火中与另一个人并肩而行。随便他叫我什么名字,不管是庭取还是“酉”,不管是什么,或许那便是我本来的样子。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