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bluepulse带拉郎!】Expansion-罪恶联盟篇(1)

本来以为这篇是下篇的……看来得变成中篇了……谈恋爱真难……

仍旧大批私设。

起源故事全是瞎编的。

***



1
沃利·韦斯特看着掌心的戒指。

“早知道揍那小子的时候应该再狠一点……”他喃喃道。

“我的错,我竟然没能认出那不是巴特……”巴里·艾伦坐在他对面的沙发上,推过去一杯咖啡,“我不想给你太多压力,但是闪电侠在中城缺席太久了。”

沃利深吸了一口气。“你确定我可以吗?”他感觉喉咙发紧,不知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我是说……我之前半退役状态挺久的……”

“不是强迫,”巴里伸出手搭在沃利的手上,“只是一个提议。如果你觉得没准备好或者不愿意的话……”

“怎么会不愿意!”沃利的声音有些发抖,“但是嘿,这可是闪电侠啊!我承认我以前脑补过但这简直超乎想象……”

“也许你自己没有留意到,沃利。”巴里伸出手去像从前那样揉了揉青年的一头红发。曾经那个急于获得认同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人,褪去了青涩急躁和脸上的雀斑。他经历成功与失败,离别和背叛。他勇敢地承担一切,他无畏地面对死亡。

“你将会比我更加伟大。”*

2
海梅·雷耶斯又回到了那个响彻钟声的雪夜。

狂风呼啸着撕扯他的衣角。他看见风雪中那个跌跌撞撞前行的身影,那几乎就是他十二岁时的样子,只是更瘦弱些,身上只有一身单衣,赤裸的手脚生了冻疮。那个孩子抱着米拉格罗僵硬的尸体向路过的每一个人哭喊着求救,人们纷纷避开。

他想上前去,想过去给那个孩子披上一件外衣,想告诉他世界上并不是所有人都可恨,却无论如何无法突破风雪的阻力。远处的那个孩子踉跄着跪倒在路边,开始用冻得僵直的双手刨挖坚硬的土地,将僵硬的泥土和脏兮兮的雪盖在自己妹妹身上。小女孩的尸体静悄悄地躺在他身边,头上的血痕早已凝固多时。

海梅与风雪继续抗争了一阵,终于僵硬地扭过头看向身后:

“你给我看这个,是想干什么?”

黑色的物质从空气中析出,逐渐组合成一个介于人类与昆虫之间的黑色轮廓,除了没有眼睛外身形与红甲虫一般无二。它用无机质的声音说道:“我的宿主,他快死了。”

“是他让你那么做的吗?”海梅声音发颤,“损坏了自己的海马体……这样连火星猎人都没法读取他的思维,值得吗?”

“显然我的宿主认为这是值得的,”猩红色的甲虫AI轻声说,“我只是服从他的指令。”

“他……现在怎么样?”

“坏死区域已经发生了胶质化,其他相连神经元开始出现坏死面积扩大的征兆,另有并发脑水肿,”AI冲他略略鞠了一躬,“多亏您保留了我的少部分功能,我的宿主目前还没有死于脑疝。”

这句话也听不出到底是感谢还是责备。好在红色AI接着说了下去:“但是以我现在的状态无法逆转他的颅脑损伤,从趋势来看至多一周后宿主的脑部损伤就将向不可逆转。如果现在能重启我的功能的话宿主还有大约86.3%的可能性可以醒来……”

“拒绝。海梅·雷耶斯,不要听他的。”

肆虐的寒冷忽然停止了。海梅肩膀上多出了一些重量。蓝色的AI从空气中现出形体,刀刃顶着对方AI的面门:“从我的系统里滚出去。”

“我可以用情报交换,”红色AI毫不动摇地面对着对方的刀尖,“我的宿主死亡对贵方毫无好处。”

“你的宿主死亡后我方就少了一个敌人。”卡基达冷冷道。

“那么你们就只能被动等待我方阵营一个个围猎你们的人。”红色的AI平静地说道。

“等等……”海梅打断了卡基达的反驳,“你说的围猎是什么意思?”

“我的记忆库已经清空,这个问题您得问我的宿主了。”红色AI彬彬有礼地说。

海梅仰头看了卡基达一眼,卡基达抖了抖触角。“对方记忆库中找不到任何有用信息,它说的是实话。”

红色AI抬手指了一下远方肆虐依旧的风雪。“我方宿主的精神世界定格在了跟我融合的那天,”他语气平板地说道,“如果您有兴趣的话可以看看。”

“别上它的当。”卡基达警告道。

海梅转过头去,看见远处的那个少年向小女孩的尸身上撒了最后一捧雪。这时他似乎挖出了什么东西,像是一块深红色的甲虫形状的石头。

“真是值得纪念的一天。”红色AI在他身后轻声感叹。

远处的身影发出一声嘶吼,少年的轮廓痉挛着拼命挣扎。这个场景海梅再熟悉不过了。他至今还能感受到真皮转化为鳞甲时如同通了电一般的刺痛。少年的身影不见了,站在那里的变成了绿色眼睛的甲虫怪物,面向天空发出野兽般的嚎喊声。

接着整个城市都着了火。红色甲虫在城市的废墟上擎着手炮高呼着亵渎的词句,刀尖上挑着的心脏如青蛙般抽搐跳动。憎恨。海梅听见红甲虫精神错乱般的叫喊声中反复出现这个词语。憎恨一切活着的人。憎恨下着雪的平安夜。憎恨这个夺走了他妹妹却不惩罚他父亲的世界。他闭上眼睛转过头去,烈火一般燃烧的诅咒声远了些。

“你的宿主叫什么名字?”

“海梅·雷耶斯,”红色AI说道,“埃尔帕索的毁灭者海梅·雷耶斯。”

(TBC)


*出自01年JLA-Incarnations

评论(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