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Inertia Impulse】十一公分的距离 02.

不行我得转出来,这个Thad太美了。

秋亦语:

【Inertia Impulse】十一公分的距离 02.
*食用说明*
*四代绿红长期开放点文
*本文cp为四代绿红Inertia x Impulse,副cp微BirdFlash,可能有KonTim成分,其他cp暂未定。
*长篇连载不定时更新,只要亦语没有懒癌的话(。
*虐文,非欢乐向,与原着剧情有很大出入,人物设定则无更改,有私与二设,不喜勿入。
*Thaddeus Thawne不是绿灯是逆闪,不是傲娇也不炸毛。
*以上接受者方可阅读
—————————————
02.
Bart第一次使用神速力在街道上奔跑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了趴在路边休息的小狗尾巴。


他立刻抱着这隻很有可能被他这无意一踩的动作弄伤的小动物回家,并且让祖母带着他们去专门给宠物看病的地方。


检查的结果小狗没事, Bart将它送回原本的住所,但这隻小可怜在往后看见他时总是发出愤怒的低吠。


Bart的伤口不过几分钟就痊愈了,但这已经是第三个星期,小狗的尾巴还是缠着绷带,却开始对Bart亲近了一些,但仍然有些不愿意靠近他。


直到伤口痊愈,这隻小动物愿意靠近Bart时,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月之久。对一般人来说或许不长不短,但对于以神速力成长的Bart还有狗而言那已经相当于一年一个月的漫长时间了。


身体上的伤口总是痊癒的很快,可心理的伤口却需要很长的时间去治癒。
—————————————
今天不是假日,所以学校依然要上学。


尽管Thaddeus还没有被找到,但Bart昨晚的擅自行动已经被Flash狠狠告诫,他很想用早上的时间去把小混蛋找出来,但很显然不可能,连Jay也警告他别再擅自行动。


其实违背命令这件事Bart能够很轻松的做到,不过就在他准备这么做时, Tim却像早就料到他的行动一样的打电话阻止了他。


"Flash和NightWing没找到他, Bart,如果你想找到他你需要更多时间,违背指令用仅有的一天——并且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抓回去禁足,这么做太不明智了"


"……"Tim是对的,他的话让Bart停下往街上跑去的脚步转而往学校的方向奔驰而去。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找到Thaddeus,也不知道Thaddeus到底是不是真的在这个地方。所以他只能尽量利用自己的时间并且让自己有多一点时间,即便这个过程会让他感觉到长达八个小时的煎熬也一样。


结束通讯的Tim Drake放下手里的设备,脸上的面罩遮去了他的大半表情,却让他疑惑的模样更加明显,这让这个刚与自己的队友通讯结束的Robin十分疑惑的看向站在身边的人。


"Di--我是说NightWing,为什么这么做?你们几乎不干涉泰坦们该怎么做,而且我认为如果你们真的想抓住Inertia的话支开或者干脆封锁住Impulse的行动会更快,但你却让我来阻止他?"


Tim的脸上充满疑惑,他明白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也认为应该用理性的方式去处理,所以NightWing这种反常的处理方式更让他感到相当困惑。


"包括了在这种情况下——泰坦都是自由的,除了必要我们不会去干涉你们做什么,因为当我跟Wally都还是泰坦时,我们也不喜欢大人英雄们的干涉,或许Impulse的情况特殊,但他仍然是泰坦的一员,我相信他有能力处理Inertia,也知道什么时候该向我们求助。"


NightWing的声线和往常一样平静,面具的遮掩让Tim看不清楚说这句话时的他是什么表情,起身离开通讯设备, Red Robin拾起被自己放在一边的书包往外走。


"我得去上学了, Dick"
—————————————
Thaddeus曾经有一小段记忆。


那是一段让他惊恐的记忆。


当Thaddeus受伤时,只需要几分钟恢复自己的他会躲在暗巷之中。一方面让他能够从角落策划自己的撤退路线,另一方面则是这样光线较暗的地方让他安心。


伤口愈合的疼痛并不影响思考, Bart Allen从来不会在他身上下重手,因为他那可悲的原则还有英雄心。


Thaddeus思考着接下来的计画,手背传来了一阵溼润温热的触感。


低头一看,一只幼犬轻轻舔着他的手,小小的身躯蜷缩成一团,毛绒绒的身体因为受寒而微微发抖着,小动物将身体往他的方向贴近一些。


Thaddeus立刻把往身边靠近的幼犬挥到墙上,碾死了那个他深知没办法伤害自己的弱小生命。


直到那个小生命连抽蓄都停止为止, Thaddeus才慢慢放开自己按在脆弱头骨上的手,鲜血与残骸浸湿了手套与他的手,金发少年脸上的表情却格外平静。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那明显释放在他身上的善意让他惊恐错愕。


之后Thaddeus了解了,那些动物想利用他的体温取暖,那些在他受伤时伸出手的人不过是同情与怜悯他,他们在心里嘲讽他的狼狈,却用假意的善良掩盖这些。


Bart Allen也有那伪善的一面。


那英雄的假面具和伪善的面容底下是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


女人向着暗巷里的这名少年伸出手。


Thaddeus勾起唇角,对着站在面前的人笑着。


狰狞的,在绝望之中苦求生存的人才能露出的,恶魔般的笑容。


他从不在乎那些被杀死的人是什么样子,也没有想过他们会是什么样子。


鲜血在少年手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抹去的隐形痕迹。


"Bart Allen…… I'll be back"


无论被伤害多少次身上的伤口都会一次次的愈合,受伤对Thaddeus来说已经是常事。


他身上的伤口总能够用他超乎常人的速度一次次恢复。


但那人带给他的痛苦一生都无法抹去消除。


—TBC—
**********
话外话:①由于搭档合作的画师目前忙期末的关系,所以现在四代绿红开放点文,有点文时《十一公分的距离》更新会暂停一周。至于点文私聊或者留言随意。无格式
②第二章因为有些争议导致看来十分突兀,现在放上来的章节之后有时间会修饰重写,如果造成阅读不便或者角色过度崩坏还请见谅。
③经过建议之后排版做过修正,如果有其它排版建议或者任何意见敬请指教,感谢您的阅读。

评论

热度(11)

  1. 尖音号角秋亦语 转载了此文字
    不行我得转出来,这个Thad太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