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rtia拉郎组,伪无能力AU】杀手的隔壁住着杀人狂(1)

Expansion有点拿捏不好角色于是写写别的场景找感觉……依旧大批私设,主要以yj设定为基础,稍微混合一点点主世界设定。部分情节可能跟Ex那篇有所照应,算是小彩蛋吧。

基本是最理想情况下的拉郎组。

Craydl小天使智能化程度远不如主世界,主要是因为太话唠了………

总之一切锅归于致远族。

******



Inertia被一股土豆浓汤的味道唤醒。

之前印象有些模糊。他的头晕乎乎的,一跳一跳地疼,眼皮好像不听使唤了似的说什么也抬不起来。隔着一堵墙传来长柄勺碰撞锅底的声音。床垫里有微妙的混合气息,有点像是清洗剂和一个家的轮廓。他花了一点力气睁开眼睛,看见阳光穿过窗帘缝隙,灰尘在光晕中飞舞。这个房间的气味感觉很熟悉,然而他非常肯定自己绝对从来没见过这间屋子。

拖鞋的声音从厨房踢踢踏踏地走近。他试图起身,发现全身酸痛无比,右手手腕更像是折断了一般完全不听使唤。房门的门把手开始旋动,他挣扎着抄起床头柜上的剪刀,手抖得将一旁的水杯扫到了地上。

门开了。一个黑发褐色眼睛的拉丁裔少年愣在那里,擦着手上的水,视线困惑地从地上的杯子碎片移到Inertia涨红的脸。

“你醒啦?”他似乎舒了口气。

Inertia将剪刀藏在被子里,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感觉这房间的气息莫名熟悉。是住他隔壁的海梅·雷耶斯,一个很吵的拉丁裔年轻人,总能听见他在隔壁用西语大声唱跑调的儿歌。他从来没进过雷耶斯家的门,老实说他对雷耶斯的印象仅止步于“隔壁天天一脸傻笑的烦人家伙”而已。那么他为什么会在这?

“我昨天晚上看见你昏倒在你家门口,”雷耶斯把擦手的毛巾随手扔在床头柜上,拿起门后的扫帚打扫起地上的玻璃碎片,“怎么叫都叫不醒,我就把你带到我家来了。看着也不像是喝多了啊,怎么搞的,还一身伤?”

Inertia这才意识到自己额头上包着厚厚一层纱布,右手手腕也是。“多谢,不过我得回家了。”他感觉全身酸软无力,但仍打起十二万分的警觉,冲雷耶斯礼节性地假笑着,剪刀仍死死捏在手里。

“你还发着烧,能走得动吗?”雷耶斯停在一步远的地方没再继续靠近,“我做了汤,至少先吃点东西。”

“不了谢谢,我必须立刻回家,”Inertia搜肠刮肚着不那么可疑的理由,该死的高烧让他的大脑不太好使,“……我养的鱼一天不喂会饿死……”

“啊那是……”雷耶斯再次流露出了困惑,不过并没有质疑,“你能下床吗?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不必。”

事实是残酷的。他的身体状况比他想的还要糟糕。光是爬下床就已经耗尽了他的所有体力,站起来的瞬间他眼前就是一黑,踉跄了一步直接倒进了雷耶斯怀里。

“我送你过去吧,”雷耶斯有些慌张地顺着他的背,“你带家门钥匙了没?”

Inertia没法反驳,只能任由雷耶斯将他抱进自己家门放在沙发上。他的头仍旧痛,枢椎附近似乎有刀伤,然而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何时何地搞成这样子。他记得自己跟踪巴特·艾伦到了校门口,再之后似乎有磕碰和坠落。可能是脑震荡后遗症。他烦躁地想。应该让Craydl好好做个扫描。

雷耶斯拉过沙发上的毯子披在他的身上,四下环顾了一圈后,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似笑非笑。

“你没养鱼。”

“啊当然,我只是不想继续在你家里呆了而已,有问题吗?”Inertia把头靠在另一边的沙发扶手上,皱着眉瞄了一眼房顶正中的摄像头。从进门时Craydl就已经给了他反馈,现在监视着这个无知的邻居的眼睛不止一双。从雷耶斯的表情来看他知道的绝不止一个鱼缸那么多。他想。

“你搬到这来有一个月了,”雷耶斯心平气和地说,“我一直在看你。”

“你监视我?”

“不算监视,我只是……看着你,”雷耶斯侧着头眯起眼睛,视线有点失焦,“有人说过你很好看吗?”

“你还看到什么了?”

“很多,”雷耶斯说,“你告诉了我很多事,我也跟你说了我的。怎么样,你的工作完成了?”

“虽然想建议你不要多管闲事,不过听起来应该已经晚了,”Inertia听到地板缝隙里传来细小的打开枪栓的声音,他疲惫地闭上眼睛,“感谢你的帮助,永别了,雷耶斯。”

“你那天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雷耶斯说。

Inertia霍地睁开眼睛。“你在说什么?”肾上腺素一瞬间飙得有点过,“要是觉得胡编乱造可以让我放过你的话……”

“我从来没说过谎话,就这么点优点,”雷耶斯嘿嘿一笑,“看来你不记得,到底磕哪了伤得都失忆了?”

Inertia以沙发扶手为支点支起上半身,怀疑地瞪着对面的拉丁裔青年。他确定自己忘记了什么,可能是因为头部外伤,或者别的原因……雷耶斯的话勾起了一丝熟悉感。这让他感觉不安。

“你不相信……喔也对,毕竟人类很难想起自己到底忘了什么。我可以证明给你看,”雷耶斯回头瞥了一眼身后,Inertia毛骨悚然地发现他看的正是Craydl埋伏着消音枪的方向,“我没记错的话那边左数第三个地板缝下面藏着点38口径的消音手枪,那边那个挂钟里还有一把……应该是的,我记得小AI把整个房间都搞了。”

“纠正一下,不是Craydl搞的,是我。”Inertia干巴巴地说道。

雷耶斯拍拍巴掌:“天哪你真辣,赛迪。”

“你叫我什么?”

“刚认识的时候你跟我说你的名字是赛德斯·斯旺,”雷耶斯说,“你的驾照上有写,我猜那不是你的真名,不过我不在乎那个。赛迪叫起来很顺口。”

的确不是真名。Inertia脑海中的疑虑又多了几分。那个名字是方便执行任务用的,取自为组织提供了制造他的DNA样本的那个合伙人。严格来说作为组织用生物工程做出的克隆人,属于他的只有Inertia这个项目代号。雷耶斯没有看上去那么蠢,他显然之前对自己的了解很深。不过照他一直以来的态度来看,他未必是敌人……

我得搞清楚之前发生了什么。Inertia想。

“类似这样的对话之前已经发生过一次了。”雷耶斯边说边解开连帽衫的拉链,直接露出的赤裸的上半身和位于右肩的条状疤痕,“之前Craydl动作比我快,子弹就从这里擦过去,”他捏了捏伤疤上不规则隆起的皮肉,恶趣味地笑,“你大可以让Craydl比对伤口形状跟子弹口径,不过如果当时我没有得到你的信任的话,你觉得你会让我活到现在吗?”

“听起来你对我很了解。”Inertia说,感觉像是在讨论陌生人的话题一样。雷耶斯的话的确触动了一些东西,然而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抓住那一丝微妙的感觉。他确信雷耶斯没有撒谎,但是自己之前真的把这家伙也纳入了作战方案?

“你可以问Craydl,”雷耶斯说,“你之前调查过我,小AI总不会骗你吧。”

Inertia的脑袋疼得厉害。他给AI发布了指令,接着躺回沙发上调整着呼吸。他听见雷耶斯离开了沙发扶手,消音手枪一路追着他的脚步转向卫生间,然后又转回来。他刚睁开眼睛,就见雷耶斯把一条凉冰冰湿漉漉的毛巾搭在了自己脑门上。

“你干什么?”他本能地甩手把毛巾扔了出去。

“缓解头疼,”雷耶斯伸手接住毛巾,表情非常自然,“你的表情太明显了。”

雷耶斯把毛巾递了过去,Inertia看了一眼,没接。吊在天花板的投影仪自动开始播放,有关海梅·雷耶斯的资料显示在沙发对面的墙上。Inertia眯起眼睛。资料经过详细的整理,显然出自自己之手。他似乎想起了一些事情。

“你是几年前在埃尔帕索地区出现的连环杀手,”他皱着眉头说道,“习惯把受害者的心脏用容器装起来放回胸腔……恶心的家伙。”他评价道。

“我想过洗手不干的,所以搬到这里来,”雷耶斯说,“但是没办法,这就好像一个诅咒。”

“我想起来了,周围总是莫名其妙地出现流浪猫狗没了心脏还烧焦了的尸体,”Inertia说,“你不会把猫狗的心脏捡回去炖汤了吧。”

“天哪你终于想起来啦,”雷耶斯的表情就好像Inertia是苏醒的植物人,“当然没有炖汤,我扔垃圾桶里了。说实话直到认识你之前我都发誓绝对不会再对人下手的……”

“直到认识我之前?”

“你说我可以帮助你炒热整个区域的气氛,吸引出巴特·艾伦和其他相关的人,他们会追着我的尾巴,而没有人会发觉你做的事情,”雷耶斯露出眷念的傻笑,“你说你会替代巴特·艾伦。”

(tbc)

评论(1)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