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rtia拉郎组,伪无能力AU】杀手的隔壁住着杀人狂(2)


Inertia记得自己之前确实有收到过这样的命令。毁灭巴特·艾伦,夺走他的身份,成为插在敌人胸口的尖刀。被设计成跟那个人长着同样的脸当然是有原因的。雷耶斯的模糊形象出现在他的记忆中,然而他并不能确定那是因为他确实之前跟雷耶斯有过交集还是他的回忆出现了偏差。

“那段时间真的是太棒了,”雷耶斯说,“能跟你走的那么近。没想到好运也会这么眷顾我这种人……后来差不多是两周前吧,你说时机已经成熟,然后就没再回来过。直到昨天晚上。”

“你不知道我去干了什么?”

“我只能推测,”雷耶斯说,“如果一切进展顺利的话,你那段时间应该已经成功拿到了艾伦的身份,也就意味着巴特艾伦应该已经不复存在,但之前你还没醒的时候我在对面那间房子门口看到艾伦还活着,所以我也挺奇怪的。”

这说不通。自己怎么会留巴特艾伦的活口?Inertia仔细搜查了一下自己的记忆,依稀想起自己确实曾成功放倒了艾伦并扒走了他的衣服,然而再之后的事情无论怎样回忆都是一片空白。记忆就像是被凭空挖走了一样。

“我最好还是先走吧,你好好睡一觉,”雷耶斯叹了口气,把湿毛巾折成四折搭在沙发扶手上,“脑袋难受就用凉毛巾敷一敷,睡一觉就什么事都没了,”他扫了一眼消音手枪的方向,“还是说你更愿意我留下陪你?”

“我能知道你都在干什么,别干蠢事。”Inertia低声说。

“有事让Craydl叫我。”

雷耶斯把房门在背后关上,Inertia听见他在掏出钥匙的时候用口哨吹着黑猫探戈的调子。血压渐渐平复,危机感散去后疲惫与眩晕势不可挡地席卷而来。他几乎是在雷耶斯家的房门关上的同时就睡着了,再睁开眼睛时头部的痛感业已消退。Craydl扫描了他身上的伤处,在得出了已无大碍的结论后拆掉了纱布。不安穿过了整个夜晚的梦境缠绕着他的骨髓。他把毯子披在肩上,走到窗台边透过窗帘的缝隙观察窗外的景象。与地平线接触的天际透着死尸眼珠般的淡青色,稍远处加里克家的房子黑着灯。今天星期四,时间是早上五点零五,再过约两个半小时巴特·艾伦会从正门那里脱缰野马一般窜出来,一边叼着面包一般把外衣马马虎虎地套在身上。他分出心思留意加里克家的动静,一边让Craydl查找最近一次的行动计划。

——结果与雷耶斯的供述基本一致。一个月前他离开培养槽和虚拟实境来到楔石城,租下了这间可以直接看到加里克家正门的单人公寓,四周零三天前文件夹里多了一组有关一个代号为Scarlet Scarab的连环杀手的资料,之后几天的监控录像里记录了他与雷耶斯的谈话,再之后最终版本的行动计划中提到了由雷耶斯作为隐藏的犯罪者吸引注意力,自己趁机将艾伦杀死抛尸于无人处的事情。他在系统记录里找到了订购能塞进一个人的大型行李箱的订单,想起在放倒艾伦后他确实有将他塞在行李箱里扔进驶向城外的垃圾车。但这不能解释为什么艾伦还活着。记录止步于此,显然他在行动中间并没有再跟Craydl联系过。也就是说那两周内发生的事情不存在于任何记录中,雷耶斯不知道,Craydl的记录里没有,连他对此的记忆都是一片空白,两个星期的时间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了。既不知道他是怎么失败的,也不知道艾伦那边因此增加了什么防范措施。Inertia用力捶了一下窗台,把滑下来的毯子摔到沙发上。任务可以说倒退成了负数。

他原地思考了一会儿,视线落在了紧闭的房门上。


海梅·雷耶斯打开房门的瞬间就被一把微声手枪抵住了下巴。

”……不会是上膛的吧。“他僵硬地咧了咧嘴。

“你猜呢?”Inertia恶质地晃了晃枪口,“去我那边聊。”

“你之前跟我摊牌的时候也是这样,”雷耶斯举起双手放在脑后,用脚把房门带上,“一进门就亮出微声,然后’我知道你就是埃尔帕索的那个Scarlet Scarab,我有话要跟你说。‘性感得我都差点跪到地上去。”

“进了屋你慢慢跪,我反正没关系。”Inertia用微声手枪顶着雷耶斯的腰窝,一直到反手插上了房门后才把手枪插回枪带内。雷耶斯四下看了一圈,大大咧咧地坐在了沙发上。

“这次需要我做什么吗?”他笑嘻嘻地说道。

“在我醒过来之前的这段时间里你有注意到什么不寻常吗?”

“交换情报啊……”雷耶斯搓搓下巴,罕见地皱起了眉头,“不寻常的地方的确有。有个我很不想见到的人跑来了楔石城。时间的话差不多是你回来的半天前,我看到他骑着摩托车从楼下一路狂飙过去。”

“谁?”

“一个也叫海梅·雷耶斯的家伙,”雷耶斯指指自己,“别名Blue Beetle,跟我长得差不多一模一样,你要是调查过我的话估计也知道他。”

Blue Beetle。是的,他知道。不过不是从雷耶斯相关的档案中,而是来自组织的通缉令。Blue Beetle是组织的改造战士项目的半成品,曾参与过对连环杀手Scarlet Scarab的追查,一年前从组织的回收行动中脱逃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至于他跟Scarlet拐弯抹角的远亲关系倒不算重要了。这个消息既算是增加的阻碍也算是意外之喜。Inertia暗自记在心里。

“你打不赢他吧。”

“错了,打得赢,”雷耶斯移开了视线,“我就是单纯地不想见到他,跟武力值无关。”

“打得赢就行。”Inertia靠在窗户旁边,挑开窗帘观察着加里克家的动向。时间是早上七点十五,一个褐色头发的影子从正门蹿了出来,青春期男孩子矫健的双腿在沥青路面上有力地奔跑着,像一只瞪羚。巴特·艾伦还活着,并且生活还在继续。

“按照你的情报,我上一次行动失败后……”酸涩的耻辱感爬上心脏,他咬咬牙忍了回去,“艾伦那边应该已经有了防范,保守的策略显然是行不通了。所以我决定用方案B。”

“方案B?”

“来硬的,”Inertia皱着眉头看着窗外,“寻找时机把主要威胁一起歼灭。”

“另一个姓雷耶斯的,”雷耶斯指指窗外,“估计他是我的了?”

“既然你自己说能打赢,那就用最快的速度解决他,”Inertia说,“最近先停止一切活动,手痒也给我忍着,继续观察目标一阵子,其他的等我通知。”

“妥,”雷耶斯啪地一下合起手掌,“话说……完了?”

“完了啊,”Inertia打开房门做了个“请”的手势,“你回去等我通知。怎么你想睡这?”

“出来的时候没带钥匙。”雷耶斯正义凛然地说道。

“……Craydl去给他开门。”

雷耶斯还想说些什么,Inertia不容分说就把他给推了出去关上大门。他隔着房门听见雷耶斯嘀嘀咕咕地跟Craydl的微型无人机说着些什么。确定了雷耶斯已经成功进了家门不会听到他这边的声音后,他走到里屋,让Craydl接通了某个已经等待了一段时间的通讯。

“Inertia报告组织,”他压低声音说,“任务遇到了一些障碍……已经决定更换方案。”

/自主权还是交给你,/通讯那一端经过了编辑的声线平板地说,/如果’替代‘方案不可行的话可以考虑实行’抹杀‘。你自我感觉有什么异常吗?/

“……”Inertia的心脏忽然突地一跳,莫名其妙的不安感爬上脊背,“我的记忆出现了问题,”他深吸了一口气,“过去两周的记录完全消失了,这会不会……”

/没什么异常的话,专心任务,/那头冷冷地打断了他,/记着你是属于组织和合伙人共有的财产,不要做多余的事,懂吗?/

“……明白。”

通讯切断。跟着雷耶斯进家门的无人机发送了即时监控连接完成的通知。Inertia盯着卧室的地板看了一会儿,忽然觉得衬衫衣襟内侧有什么东西扎扎的,痒个不停。

他解开扣子,翻开衣襟,看见上面用干涸的血痂写了一个单词:

LIAR。

(tbc)

评论(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