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rtia拉郎组,伪无能力AU】杀手的隔壁住着杀人狂(3)

(为什么叫伪无能力AU呢……因为甲虫的能力以另一种方式保留了)

ooc。自嗨也会嗨到完结的请组织放心

下文含BarryIris。以及这篇的另一个cp其实是bluepulse。

******

艾瑞斯·艾伦正在等公交车。

车站人不多。她转换了一下重心缓解脚踝的酸痛,将手提包从右手换到左手。今天没什么外勤任务,但电视台的杂事仍然搞得她直到天黑才得以走上回家的路。巴里最近过得也不轻松。该说幸好加里克夫妇同意帮忙照看双胞胎吗?她想。周围的零星几个人脸上都挂着长期加班的疲惫,其中一个戴着兜帽的年轻人从兜里掏出手机,屏幕的冷光照亮他苍白的下巴。初秋的风软软地吹过,她打了个哈欠。

最近的中城一片祥和。之前造成了不小骚动的Scarlet Scarab销声匿迹了一个多月,很快便被其他新闻淹没了。信息时代的遗忘速度快得惊人,但艾瑞斯知道那些被看不清面目的绿眼睛凶手威胁、重伤、刻上甲虫形状伤痕的受害者不会忘记,他们可能将终生淹溺在那个怪物一般的黑影之中。巴里曾说Scarlet还没有直接致人死亡不过是因为缺乏策略加运气不好,如果排除模仿犯的可能,那个曾在埃尔帕索不分目标地杀了十二个人的凶手定不会善罢甘休。下一个受害者随时可能出现,也许下一个就是尸体了。巴里这样说过。她不是个悲观主义者,但这件事上她不得不承认巴里说得有理。

公交车慢吞吞地停靠在路边,像某种巨大臃肿的史前生物。艾瑞斯站在一边等着车上的人下车。就在她准备上车时,一个黑色头发的年轻人从她身边挤了过去,并在视线相交的瞬间对她咧嘴一笑。

“嗨,艾伦夫人。”

艾瑞斯不知自己听错了没。后来再回忆起来时她只记得那个黑发男性的声音就像昆虫摩擦口器。对方的眼睛明明是褐色的,却在那一瞬间隐约透出了一点荧光绿,如同倒映着鬼火。她回过神来时那个人已经不见了,好像一切都只是幻觉。后面的人绊了一下,撞到了她身上,她的手提包掉到了地上。

“抱歉。”那个戴着兜帽和耳机的年轻人手忙脚乱地帮她把手提包收拾好。她用余光看了一眼车厢外面,看到路灯和黑暗,完全没有那个黑发男性的身影。

“我走神了,该说抱歉的是我,”她接过手提包,冲那个人歉意地笑笑,“请问……刚才您有看到一个黑色头发二十多岁的人下车吗?”

对方摇摇头,看起来完全不知道艾瑞斯在说什么。难道是一直在想那个凶手的缘故产生了幻觉?直觉告诉艾瑞斯事情没这么简单,但她也找不到别的解释。

她在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开始思考冰箱里还有没有剩下的微波食物。



Inertia看着艾瑞斯走下公交车,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不远处艾伦家的方向亮着灯,证明巴里艾伦已经在家里等候。一切尽在预期。

从公交车站走到艾伦家需要十分钟。

距离“不小心”扔进艾瑞斯手提包里的微型炸弹爆炸还有十分钟零十五秒。



十分钟后,杰·加里克将接到一个电话,电话另一头,有艾瑞斯的声音发出绝望的惨叫。中心城方向的火光与电话另一头的爆炸巨响重合。

从楔石城赶过来最快也需要四十分钟。他有充足的时间准备欢迎仪式。



海梅·雷耶斯离开公交车站后就听到了一个高频声音,是某种他并不想听到的召唤。他一把捂住耳朵,向声源的方向跑过去,越跑越快,几乎忘记了周围世界的存在,最后在一条暗巷中刹住了脚步。

“我就知道是你,blue。”他喘着气说道。

“好久不见,red,你为什么又开始杀人了?”阴影中亮起了一双金黄色的眼睛,另一个海梅·雷耶斯从摩托车上跳了下来,“之前不是说好的吗?”

“我没再杀人。”

“快了。”

“那也没有,”雷耶斯闭上眼睛,然后睁开,原本褐色的眼睛变成了如同无机质一般的绿色,“所以先打破约定的人是你。”

“你见到了那个组织的人?”

“是谁告诉你的?姓艾伦的吗?”雷耶斯偏头笑了笑,“一年前你救过我一命不假,我也按照你的要求在另一个城市踏踏实实做了一整年人类,算是还清了这个人情吧?所以要不要来试试时隔一年之后你的身手有没有进步?”

“为什么?告诉我原因,”海梅皱着眉头凝视着跟自己有着同样姓名和容貌的连环杀手,“你知道Inertia是那个组织的人对吗?你不清楚帮他的后果吗?”

“清楚,不在乎,”雷耶斯活动了一下关节,他的眼眶周围开始蔓延开红色的斑纹,身上的皮肤逐渐硬化为昆虫甲壳一般的黑色,“我知道他只是在利用我,我知道等到他任务完成之后会有什么结果,但是blue,既然跟他合作是我留在他身边的唯一方式,那我干嘛还要计较那些?”

“收手吧,red,”海梅叹了一口气,“Inertia自己都已经不想再继续了,如果你真的喜欢他,就应该带他离开那个组织的眼线,越远越好。”

“你说胡话的能力什么时候比我还强了?”

“是巴特告诉我的。”

“我没想到你们两个也学会了骗人,”雷耶斯甩了甩头,“你以为我今晚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主动回应你的声音?因为是赛迪让我这么做的。也许我应该跟你道个歉,时间已经到了。”

“你说什……”

话音未落,远处传来了爆炸的闷响。雷耶斯猛地撕开上衣,冲海梅扑了过去。



Inertia靠在天桥栏杆上望着远方发呆,脑子里仍然盘旋着两周前在衬衫内侧发现的血字。经过研究比对后确定是出自自己之手。Liar。说谎者。那么是谁在说谎?会跟那些消失的记忆有关吗?支离破碎的线索在脑中一一排开。后颈的伤口、失忆、艾伦没有死、雷耶斯之前认识自己、组织给的警告……他隐约感觉到了一点什么,仔细分析时却只能抓住一片纷乱。

他听到预期中的脚步声飞快地跑到了桥上,于是转过身掏出手枪拔掉消音器,在那个身影出现在视野中的同一时间稳稳地瞄准了对方。

“巴特·艾伦。”

无论如何终于要迎来结局。他觉得自己快要笑出来了。



(TBC)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