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Inertia Impulse】十一公分的距离 03.

来了!首页快看这篇呀~

秋亦语:

【Inertia Impulse】十一公分的距离 03.
*食用说明*
*四代绿红长期开放点文
*本文cp为四代绿红Inertia x Impulse,副cp微BirdFlash,可能有KonTim成分,其他cp暂未定。
*长篇连载不定时更新,只要亦语没有懒癌的话(。
*虐文,非欢乐向,与原着剧情有很大出入,人物设定则无更改,有私与二设,不喜勿入。
*Thaddeus Thawne不是绿灯是逆闪,不是傲娇也不炸毛。
*以上接受者方可阅读
—————————————
Thaddeus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回到实验室的。


身体已经不再因为寒冷而颤抖, Thaddeus将满是血渍的连身衣脱去,随着衣服落地的声音少年进入了盥洗室。


冷水泼洒在身上让意识清醒并且稍微缓过来一些, 实验室里安静的像是从没有人存在过,而事实上的确从来没有"人"在这个地方生活过。


打从一开始就能够理解这一点就好了。从盥洗室出来的金发少年敛下眸子,水珠沿着发尾滴落,或落在地面上,或落在肩颈沿着身体线条继续往下直至干涸。少年看来单薄苍白的身躯上隐约能够看见肌肉线条,一道道愈合的伤口在皮肤留下无法痊愈的伤痕。


套上干净外衣的Thaddeus坐在屏幕前方,点开了一个又一个档案,和往常一样试图找出错误。


虽然试图找出些什么,但对于"同伴"这个变数Thaddeus却无法很好的掌控住。


但最严重的失败已经过去了,尽管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又或者说自从那一刻起便不曾再得到什么。


但是机器没有心。再一次提醒自己的Thaddeus重新将注意力放在屏幕上,放在键盘上的指尖开始敲击工作着。


温柔也好,笑容也好。只是因为自己有那么一点复仇之外的欲望所以才衍生的妄想。


那只是写好的既定程序罢了。
—————————————
每个超能力者能带来什么样的伤害,拥有相同能力的使用者是最为清楚的。


例如Superman很明白使用超级力量的重度破坏该是什么样子,而Batman会很清楚高科技破坏造成的后果。


而神速力者就会了解神速力者造成的破坏是什么模样。


"现场几乎没有溅血,而且切面俐落干净——我们都知道只有哪个小伙子有这个能力这么做不是吗"NightWing阖上了手中的资料本,将视线移到站在身边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小极速者身上。


只有一瞬间的精准判断,以及极高的速度才能做到这件事。


暗巷的墙面上毫无鲜血喷溅的痕迹,透过街灯的光芒只能隐约看见散落各地的尸块与碎肉,地上逐渐干涸的血迹与第一发现者的呕吐物散发的气味难闻的让人做恶。


还有哪个有超级速度的人会做出如此毛骨悚然的事呢? Bart很清楚只有Thaddeus会如此丧心病狂,但接踵而来的疑问混乱了他的脑袋。


"我以为Inertia已经连移动的力气都没有了, NightWing."一道红色残影掠过处理现场的警员面前, Flash出现在还在讨论事项的两人面前,提出疑问的同时也让Bart稍微缓过神来思考这最根本的问题。


"还记得上次的"事件"吗,我们以为Inertia已经失去了所有速度和力量,但很显然有人提供了他某种帮助让他没有失去的太久,"隔着黑色的矇眼面具并不能够清楚看见青年的表情, NightWing的话语顿了顿,脸色在一瞬间变得稍加沉重。


"——在上一次他入监时我们对他做了血液调查,发现了某种成分在加速Inertia的生理分子结构,而且那里面有某种类似迷幻药的成分在内"


……。


沉默。


"Impulse,停止插手Inertia的捕获任务"Flash的面色凝重,褐色软发的少年先是一愣,随后抬起头对这个决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


"这是我的问题, Flash,我不会让你们自己去处理Inertia!"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去跟你争辩这些,你是个超级英雄也是个孩子,你并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么危险的情况,停止这些举动,这对我们都好"


"是对"我们"还是对"你"?我不永远都是个孩子, Flash,记得你认为我不能继承Flash这个名号时吗,你后来认同我了,但你现在像是在收回这些信任"


"这句话我听得够多了, Impulse,我认同你是个超级英雄,但是我还有身为Wally West的身份时需要顾虑的,我不希望你让自己身陷危机。你让我该信任你什么,像是你被击碎的膝盖骨?"


"我能够解决Inertia的问题!"


"你该回家了,年轻人,接下来的事情由我们接手,别逼我让Jay禁足你"


两名红衣跑者面容严肃。拥有金色眼眸的那位陷入沉默,一道残影过去便消失了蹤影。


少年过于快速的身影没有在雪地之中留下任何痕迹。


唯一的足迹被另一名红衣跑者的脚印所覆盖。
—————————————
实验室里只剩下微微闪动着的白色灯光还亮着。


金发少年右手臂的袖子卷起,左手还拿着已经注射完毕的针筒,坐在地上的身躯因为适应药性而微微抽蓄。


右手肘处的肌肤满是注射的痕迹与并不清晰的针孔。


如果从未奢望什么就不会落得这个下场了。


Thaddeus面无表情,金色的眼眸矇上一层薄雾。


从打开的收音机里传来了中城命案的消息。


而这不过是恶梦的开始。


为了向那个在自己前方留下痕迹的少年复仇。


-tbc-

评论

热度(10)

  1. 尖音号角秋亦语 转载了此文字
    来了!首页快看这篇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