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rtia拉郎组,伪无能力AU】杀手的隔壁住着杀人狂(4)

(明天更完。不要脸地求个评呗~)

***
他曾无数次凝视眼前的这个身影。

那是作为克隆人的生命被赋予的意义。毁灭、取代、抹消。除此之外一切都是多余的。枪口所指之处如同立着一面镜子,映照出另一个人惊疑愤怒的绿色眼睛,只要此时此地扣下扳机,一切因果都将划下句点。

眼前的人影忽然与脑海中的某些的东西重叠。幻觉中似有鲜血浸湿金发。镜子里的人用口型慢慢说着:谎言。

他的头又疼了起来。


褐色头发的少年在几米外刹住脚步。“赛德斯……不,Inertia,”他狠狠做了几个深呼吸,攥紧的拳头颤抖着,“你为什么又回来了?”

“答案显而易见,”Inertia说,“毁灭你们。”

“你不是已经……哈,”巴特似乎想说什么,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只对赛迪一摊手,“那么你为什么不开枪?”

Inertia的手指倏然一紧,即将压倒扳机的瞬间又收了回去。“我有话问你,”他从兜里掏出手机在眼前晃了晃,然后收回兜里,“看见这个按键没有?如果你不肯回答的话,第二波隐藏起来的炸弹就会爆炸,加里克一家会发生什么你自己清楚。”

巴特扭过头向远处的火光看了一眼。“什么问题?”他收回目光,看向Inertia的目光变得很复杂,“是不是他们对你做了什么?”

“他们?”

“那个组织,让你来做这些事的组织,”巴特急切地说,“上次的事之后我以为你已经离开这了,为什么又回来了?是不是他们……”

“安静!”Inertia往巴特的脚下开了一枪,水泥碎片飞溅,巴特猛地往后跳了一步。Inertia咬住下唇,右手的手枪仍然毫不动摇地瞄准着巴特的胸口。许多纷乱的碎片浮上了记忆表面,一些人影,喊叫和飞散的血迹。别做多余的事。他努力控制住身体的颤抖。别做多余的事。别有多余的好奇心。别问问题。只管杀死巴特·艾伦,一切都会结束……

谎言。记忆中模糊的影子说道。

“赛德斯……”艾伦的声音听起来莫名遥远,“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我忘记了一些事。”Inertia对着洗手间的镜子说。

“也许那是你该忘记的,”镜子说道,“别做多余的事。”

“那是我的记忆。”

“你是组织的私有财产。”

Inertia对着镜子崩了一枪。碎片如流星般向四周飞散。他低头看向冒着烟的枪口,看见巴特·艾伦双眼紧闭地蜷缩在行李箱里。他用布条蒙住艾伦的眼睛,捆住他的手脚,用力合上盖子拉上拉链,然后将箱子从天桥上推了下去。一辆小货车无声无息地掠过桥下消失在黑暗中。

“你没有确认艾伦是否彻底死亡。”镜子说。

“不必要。”他说。

“你在说谎,”镜子轻声笑着,“将刀子捅进去就是这么难的事吗?”

镜子里的人影变成了巴特·艾伦。他摸了摸脸,镜子里的影子做出了同样的动作。他用余光瞥见散落到眼角的发丝,褐色的。

“我变成了巴特·艾伦?”他询问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你永远变不成。”

镜子里倒映出模糊虚幻的暖色调。他嗅到加里克的白发和织了一半的毛衣,看到喧闹平凡的绚烂色彩。光线如万千飞鸟的羽翼从他身上掠过,将他留在阴影中,手中的手枪融入血肉。翻涌的情绪清晰如昨日。

“那是艾伦的世界。”

“他的世界,他的朋友与家人,”镜子咯咯嘲笑着说,“不是你的。”

“毁了那些东西。”

“就算毁了,又能改变什么呢?”镜子叹息着,“没有了艾伦,你算是什么呢?”

“那种生活才是真正的没有意义。”

“那么你的生活又算什么呢?你是Inertia还是赛德斯·斯旺,又或者只是一个无名无姓的孤魂野鬼?”

他向镜子开了两枪。镜子的碎片在他周围飞舞,冷酷地俯视着他。他的手在颤抖,几乎握不住枪柄。一块镜子碎片飞了过来,用冰冷锋利的边缘亲吻他的嘴唇。

“你是组织的‘私有财产’。”

他站在瓢泼大雨中,巴特·艾伦倒在微声手枪的另一端,雨水从湿透的褐色头发中成股流下。

“他们是我的家人,我爱他们,为了他们我什么都能做,”褐色头发的少年声音颤抖,不知是不是气温太冷的缘故,“不管你是叫赛德斯还是Inertia,你……有过家人吗?你有被什么人爱过、或是爱过什么人吗?”*

微声手枪上突然仿佛多了上千吨的重量。他的脑海中一片空白,想要扣下扳机,手指却不受控制。艾伦仍然挣扎着试图将加里克从桥面外拉上来,正是一箭双雕的好机会,但他的眼睛进了雨水,酸痛得像是要流出血来。回过神时自己已经逃离了现场,手里仍然拎着枪。他低头看着沾满水滴的枪管,剧烈地喘息。他发现自己正站在另一座天桥上。子弹还有最后一颗。

“最后是这样结束的吗?”他看着脚下粼粼划过的车辆,说道。

“不。你当醒来。”

枢椎附近有什么东西忽然蠕动了一下,Inertia猛地睁开眼睛。



“可以了,实验到此结束。会对组织产生怀疑的产品直接就地处理吧。”

监督者冷酷的声音在上方某处响起。疼痛如雷击一般以枢椎为中心扩散到了全身,他用力眨了眨眼睛,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倒在了水泥桥面上,全身肌肉不听使唤地痉挛着,巴特·艾伦躺在几米远的地方,似乎不省人事,一条胳膊鲜血淋漓。他花了几秒才意识到幻觉已经消散,距离发现自己失去记忆已经过去了两周。两周前他以记忆为代价拼死从组织的抹杀口令中逃出生天,两周后他在同一座天桥上重蹈覆辙。

“很奇怪我为什么在这里吗?”监督者蹲下去揪着他的头发,“上一次见面时你也是这个表情,作为‘Inertia’项目的监督者,我当然有义务监视并汇报实验对象的一举一动。说实话那次接到你的通讯时我还惊喜了一下,以为你身上的bug消除了,现在看来……我真为你感到失望,01号个体。”

Inertia想起写在衬衫上的血字。他忽然明白了那个词的含义。Liar。一切皆为谎言。

“上次在使用抹杀口令之前,你就用刀片戳坏了芯片,然后从桥上翻了下去,”监督者松开手,任凭他的头重重磕到地上,“虽然看起来芯片确实有如预期一样发挥作用删除无用的记忆,但抹杀功能大概已经损坏了。Black Beetle,用物理手段吧。”

Inertia艰难地转过头,看见监督者身边还有一个高大的黑色人形。那个人外形似乎是人类,全身却完全包裹在漆黑的甲壳质中,双眼透着昆虫一般的黄色。黑色的保镖将枪口从艾伦的方向移开,询问地看了监督者一眼:

“巴特·艾伦不用管了吗?”

“根据情报,Blue Beetle也出现在了这个区域,”监督者挥挥手,“先留着吧,如果这次能把Blue Beetle抓回去的话也是大功一件。”

Black Beetle回了一声是,低下头认真地瞄准了Inertia的眉心,冷漠的表情就像在处理一件失去作用的物品。Inertia试图控制手指去够掉在一边的手枪,但除了不停战栗以外做不出任何动作。

这就是结束了吗?他不甘地直视着黑洞洞的枪口,固执地不肯流露出恐惧或绝望。Black Beetle眯起双眼,狠狠扣下了扳机。

(TBC)


*没错就是主世界原作捏他。不过这个故事是以yj设定为基础的所以养巴特的是杰不是麦克斯……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