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The BUG(伪undertale paro, bluepulse主带全员)3

这篇早都写完了但说是要参本于是就一直没放出来然而本的事窗到现在我,忍,不,住,惹……




441

死亡,然后回档。

海梅·雷耶斯已经记不清这是第几次了。他觉得如果可以的话自己现在一定已经是满身冷汗站都站不起来,这么一想他甚至有点庆幸目前身体的控制权不在自己这里,否则自己的狼狈样子肯定够巴特笑一年。

巴特……

他转动眼球看向站在自己前方的巴特。如果说这里是游戏世界的话,那么这个巴特是真实的吗?之前跟自己互动过的人们是真实的吗?或者说……“我”是真实的吗?

海梅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大跳。他想起以前给巴特直播过的一个电子游戏。里面的主角就是几百年前一个人类的意识的复制体,寄居在机械身体里而不自知*。没想到如今他自己也要面临相似的困境。天哪……复制意识……就他所知致远族是做不到的,还有别的外星科技能做到吗?

这个想法让他浑身如坠冰窟。他绝望地环视四周试图分散注意力,触目可及的却只有阴沉沉的黑色天空和哥谭街道的拙劣模仿。还有巴特。不知会不会也是数据模拟出来的巴特,在周围的灰尘和阴霾之中显得真实得有些扎眼。

这时巴特忽然转过身,动作略有些机械。看来是又有过场对话了。海梅阴郁地想。

“我刚刚联系了沃利……哦应该算我表叔?他说他现在在哥谭很快会过来……我说的很快是指如果他不忙着吃东西的话……啊,他来了。”

巴特脸上依旧是僵硬的笑容,然而当两人四目相对时,海梅从巴特的眼神里读出了一丝惊讶,接着是眼泪都差点流出来的喜悦。

他知道。海梅突然间明白了。他一直都知道。

 

“大家好我是在罗宾那死了十六次的克莱里诺我终于拿回了我的决心。之前我还以为上期视频会是JT的最后一期,看来咱们的进度要拉长一点了,还希望大家能继续投喂硬币。好的我们继续,面前依旧是罗宾的陷阱地图,比星城那个大了快一倍哈……不过没关系的咱们之前基本在每个机关前都死过一遍了……保持决心!走着!”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计数君何在/阿婆主技术比我强不过这样怎么打pe啊/*1/*2/*3/*4/哇过了!/撒花撒花/承包阿婆主/←休想】

“通过陷阱后就可以见到罗宾了……在一个扔在地上的pad屏幕里,显然罗宾就像星城的那几个人一样对我们非常防备。不过他的脸色倒没有夜翼那么差……啊说起夜翼我仍能回忆起被双棍和大长腿支配的恐惧……唔刷不出来新的对话了,看来罗宾是铁了心不准我们去瞭望塔。通话断了……唔开始跟脉冲对话,这是在谈人生?”

 

589

“我唯一不明白的是……”罗宾偏头向海梅旁边看了看,叹了口气,“……为什么脉冲还如此信任你。”

我也不明白。海梅想。游戏里的剧情串起来大概是我背叛了大家并杀了所有人,这里的所有人都是死在我手下的亡灵,巴特也是。而现实中我确实……差点就杀了他,我用战争世界的钥匙打了他的头,但他一直都信任着我,不管是之前还是之后,不管是现实中还是这里。

“我也不明白,为什么你一直这么信任我呢?”

通讯断了。海梅感到自己机械地转过身面向巴特,说出的台词与他内心的想法不谋而合。

“你是我的好哥们啊,我为什么不该信任你呢?”

巴特挑了挑眉。海梅不知道这是游戏中的动作还是他真实的表情。

“我大概能猜到之前发生什么了,脉冲,我看到了那些记忆碎片,”海梅听到自己说:

“我背叛了所有人,对吗?阿尔忒弥斯胸前的伤口……我攻击了大家,对吗?”

巴特盯着他,眼神像是在努力传达什么,然而他什么也说不出来。

“也许我要去瞭望塔只是为了另一个我也不知道是什么的阴谋……也许你不应该帮我。”

“虽然你确实是……没错啦,但我相信你真的已经在检讨你自己了,你对红箭不也是那么说的吗?你真的想要第二次机会,对吧?”

“……”

“你是我的朋友,我会帮你的……如果罗宾不肯帮我们的话,也许我们可以再去试一下闪电小子那边。我有预感,你的愿望很快就会实现啦。”

巴特的手忽然抚上了他的脸。海梅一怔,感到一个柔软的、鼓励性质的吻落在了自己额头上。

“不要放弃。”

?!!!

海梅脑子里瞬间沸腾了起来,词语在他脑子里乱七八糟地爆炸,他无法描述自己的感受。

然后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开心。

 

668

“哈喽大家好我是克莱里诺,我们接着从闪电小子那段开始,去找闪电小子的时候一定要等他跟夜翼分开的时候,否则大蓝鸟还是会来教我们做人的。逮到小闪电后先不要出声让脉冲跟他交涉,然后小闪电会表示想赎罪先让我打一顿。接着就是战斗啦……不过不用太紧张反正不能反抗,一直狂点Spare就好啦,等只剩血皮了战斗会自动结束的,我估计这场战斗就是用来熟悉速跑者的战斗模式的……在战衣的属性界面可以打开高速演算,十秒内可以看清速跑者的动作,好好练下操作后面的路线会很有用的。”

【弹幕:黑甲虫碎片全收集不是圣甲虫结局吗?练操作干嘛?/左边一周目强行锁ne的,收不收碎片都一样,不过一周目结局后二周目很多人的对话会改变难度也会提升好多记忆碎片也不能看了,所以一周目最好把能看的都看一遍/表示这一段被小闪电打的时候我反抗来着,结果从天而降一个大蓝鸟把我送去读档了/其实夜翼一直在旁边看着吧23333/这里的小闪电跑动的路径跟我打的时候不一样诶/小闪电的路径应该是随机生成的吧/看楼上,我记得论坛上有个贴子好像说把视角调成第三人称俯视可以看到小闪电跑出的路径里藏着一个词,我记得有懂地球语言的大神说是“HELP”/哇啊啊啊楼上别吓我/我去开了下游戏好像确实有……截图在评论区!/话说这家游戏公司以前是不是有案底来着?细思极恐】

“被殴打一顿之后小闪电表示看在脉冲的面子上可以考虑帮我们,不过要确保我们处在他的监视下,夜翼随即从阴影里跃出来说这里是哥谭应该由他来监视我们……话说他果然一直都在诶。然后夜翼联系了罗宾……通讯内容并没有放出来让我们知道,撂下通讯之后他转过来问我们是不是想要补救自己的过错,呃之前被他揍的时候不是已经说过好几遍了么……然后他说如果你想要的是救赎的话你要去的地方就不是瞭望塔而是正义大厅。啥?合着这游戏一直都在耍我们吗?接下来出现了选项,是听夜翼的话去正义大厅呢,还是坚持去瞭望塔呢……我怎么觉得话说到这份上了就算坚持去瞭望塔也不可能了呢……选前一个吧。”

【弹幕:感觉自己被驴了+1/我记得论坛上有人分析这里夜翼没必要骗我们,想去瞭望塔其实只是主角失忆前残留的任务指令/好像这里选坚持去瞭望塔的话会刷出在场三个人一起嘴炮你的对话:D很有爱/反正一周目锁ne的只要有小脉冲怎样都可以/冲小脉冲来的那位一会儿恐怕你得……唉】

“之后夜翼说他有些事情要办,还把脉冲也给叫走了……等等把小脉冲留下啊!现在只剩下我们跟小闪电……肉眼可见的尴尬哈哈哈小闪也知道啊,咦又开始谈人生了?警告我离脉冲远点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一副娘家人口吻啊!制作组恶趣味吗?然后就可以四处逛啦,期间小闪电会一直跟着我们并不时放出吐槽。哥谭这边的黑甲虫碎片还没拿到,我们往地图右边之前被罗宾的机关打的方向走,一路上还会遭遇一些小规模犯罪事件,快速解决掉。

“走着走着小闪会突然提醒我们隐蔽,然后可以看到罗宾出现在了地图中,这个时候如果没藏好的话会被罗宾直接打死……好吧我被发现了,咱们读个档。”

 

742

“超级小子?你不在大都会吗?来哥谭做什么?”

“我……呃,关于哥谭有些事情不太明白,球球说我也许可以来问你。”

“蝙蝠侠不太希望你插手哥谭的事。”

“也许是因为我有点……呃,笨手笨脚?”

“那倒不是……”

“我希望能帮到你,”海梅听见康纳深吸了一口气,像是鼓足了勇气地说道,“请你教我吧。”

天了。他在自己脑子里做了个鬼脸。这游戏的开发者什么毛病。

然后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身体正被控制着一步步接近超级小子和罗宾之间的谜之气氛。

 

“目击完谜之现场后直接跳出去会看到又一段记忆回放,大概先是我们肾击了小超然后打落了罗宾的镖。最后一个镜头是我们踩在不知死活的同伴们身上向应该是黑甲虫的人行礼。到此剧情基本上跟我们推断的一样,但随后主角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然后用最后一点意识反控制战衣自杀了,接着就出现了游戏开头的场面。可以看出整个游戏其实都是主角的濒死体验,向死在自己手上的亡灵寻求救赎,场景中天空一直阴沉沉的没有阳光,除了脉冲以外的所有人都对我们怀有敌意大概也是主角自我谴责的体现。那么一直帮助主角的脉冲是不是主角精神支柱的体现呢?过场动画完事之后最后一块黑甲虫碎片也就到手啦……然后……哇,哇哦,等等,黑甲虫碎片自动拼合成了完整的黑色甲虫,然后主角背后的圣甲虫似乎被激活了,再一次开始侵占主角的意识,等等,喂,脉冲!不要——啊——

“……”

 

742

血液到处都是,喷溅到地面上,悬浮在空气里,咬合到甲虫手刃的接缝中,粘湿滚烫。

海梅·雷耶斯大睁着眼睛,脑子里像有人引爆了一颗核弹,与曾经无数次萦绕的噩梦重合的人类血液的触感过分真实,让他几乎无法说服自己保持理智。

巴特捂着被捅穿的胸口跪趴在地上,侧着头看着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每一次呼吸都只能咳出更多的血沫。天啊。海梅的每一寸意识都在尖叫。我刺穿了他的肺。他一定很痛苦……为什么?怎么会?

谁来救救他?谁都好!他看向场景中的其他人,然而其他人也只是脸上写满了震惊,身体毫无行动。这是游戏的一部分吗?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正在展开双翼和推进器准备逃离。不要。他绝望地嘶吼。不能走,帮帮他,救救他。

他看见巴特似乎咬紧了牙齿,抬起手抹了一把地上的血液,做了一个起跑的动作。

海梅感到自己被身体带着飞向高空。他始终盯着巴特的方向,看着一道旋风以肉眼无法捕捉的速度在地上来回折返了几次,接着巴特像是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般被惯性带着向前跌倒,撞上了仿制建模的建筑外墙。海梅看着那双碧绿的眼睛深深望向自己的方向,然后失去焦点,渐渐晦暗。尖利的痛楚撕扯着他的心脏。时间像是静止了。

接着他看清了巴特临死前在地上画出的图形。似乎能看出一些规律……像是个……二进制代码?

 

【弹幕:这次小脉冲为什么临死之前还跑了几圈?/有大神拼一下他的路径吗?会不会也有字?/没有,拼过了/死亡这一段好像每次打都不一样的,我第一次开游戏的时候打出来的是穿心脏删档后再打ne就变成割喉了/同左边同左边,貌似阿婆主是第一个打出捅肺的死法的/够了你们几个不要讨论小脉冲的死讨论得这么欢快/各位我查了一下往年旧闻发现这游戏制作组里有个人以前有参与人口贩卖的案底……天哪我都开始怀疑是不是被困在游戏里的人在向我们呼救了/假的吧,左边别吓我/天哪网警知道吗?@绿灯军团】

“于是主角在寻求救赎的最后一站再次被战衣控制了意识,捅死了自己的精神支柱之后逃走了。这就是JT的一周目ne之一的圣甲虫结局,其实根据收集到的碎片数目不同最后的结局画面也会不太一样,据说有的还会有跟小超的boss战,不过总体来说都是主角杀死了脉冲然后逃走……啊……真是,制作组什么恶趣味。

“本期视频就到这里,我们过几天继续实况二周目的pe线。”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