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The BUG(伪undertale paro, bluepulse主带全员)4

743

游戏剧情行到尽头,世界重新倒转回原点。海梅·雷耶斯看着依旧阴霾的天空,意识到如果自己找不出破局的方法可能就要永远困在这个无限循环的世界里了。

假如以有血痕的地方为一,没有血痕的地方为零,那么巴特留下的讯息就可以转换为一段14个字节的二进制代码。海梅·雷耶斯几乎用上了自己全部的记忆力,将巴特用血传递的讯息刻在了脑子里。巴特一定早就已经意识到了身陷游戏世界的事实,可能也尝试过反抗,虽然就目前情况来看巴特的反抗并没能取得成功,但也许他拼命传递的这段代码就是能让自己破局的关键。

但是要怎么做?

海梅不是第一次地暗骂自己的无能,一边琢磨着代码应用的可能位置。游戏世界本身?但是就像现实世界中没有人能窥见世界的本质一样,作为身在游戏世界中的角色之一他根本不能干涉世界的基础。

那么,他自己?

海梅试着调取圣甲虫的功能界面。他并不抱什么期待,毕竟目前还身处过场动画推动中的他连一根手指都控制不了。甲虫战衣没有出现。会不会是因为过场动画里作为主角的自己并没有身着战衣的镜头的缘故?那么如果在游戏中穿上战衣后,他有没有可能调出圣甲虫的设置界面呢?

他决定等下一次进入战斗之后一定要试试。过场动画似乎行至了尾声,被玩家操控的熟悉感觉再一次不容置疑地攫住了他的手脚。他沿着上坡的山路向前走着,看见前方灰蒙蒙的天空下出现了一座小山,山下站着一个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少年。

他突然想起来游戏中第一次穿上装甲是新手教学的时候,在巴特那里。

    

“Hoi大家好我是克莱里诺,今天我们来实况Justice Twilight二周目的pe线路。之前我们打了ne线,主要剧情是主角曾经被造型跟致远族士兵特别像的战衣控制了意识,背叛并杀掉了自己的同伴,但之后主角又短暂地夺回了控制权,并用这短暂的时间自杀了,整个游戏就是主角在濒死的幻象中向被自己杀掉的同伴寻求原谅的过程。ne线走到哥谭拿回了全部记忆后主角就被圣甲虫战衣再次控制着杀掉了最好的朋友脉冲后逃走了,那么二周目pe线会有什么变化呢?

“第一站仍旧是新手村啊不正义山废墟,依旧是脉冲在山下等我们……天啊小脉冲为什么还是那么热情不不要扑过来我想哭……咦这里脉冲的台词有变化了……‘为什么你看见我的表情跟看见鬼了一样?’天啊制作组……看来这里的设定是主角是记得回档前的事的……巴特看来是不记得的……?”

 

743

“嗨,blue,你终于来啦。”

熟悉的拥抱,熟悉的温度,熟悉的心跳声。海梅忍不住想多贪恋一会儿那比常人略高的体温,但显然游戏剧情并不能容许他的任性。

“我回来让一切恢复正轨。”他听见自己说道。(I came back to make all thingsright.)

巴特的绿眼睛眨了眨,沉默了一会儿。“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说。(Everything is gonna be alright.)

 

“这之后就没有新手教学环节了,脉冲似乎知道我们是来干嘛的,会直接领我们进入墓穴。进入墓穴以后脉冲突然不见了人影,周围的光线突然暗了下来,bgm也渐渐降调……咿这熟悉的恐怖片节奏……地下的空间跟一周目似乎不太一样了,呃,前面突然出现了什么东西,像个人又像个野兽……穿上战衣打开夜视看看……咦突然进入了战斗画面!啊啊啊啊啊啊突然间眼前一片漆黑血条狂掉怎么回事!”

【弹幕: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e线基本除了脉冲人人都想要你的命,特别是一开始不知道的话在野兽小子这很容易被初见杀/pe线简直需要随时绷紧神经……如果一周目是一言不合就开打的话二周目就是先照死里打完才说话……该说不愧人称核平路线么/哇阿婆主好操作!原来可以用电击把野兽小子甩下去啊我在这里就只会到处乱跑硬被咬死了……】

“从半透明的边缘来看这只野兽小子应该跟一周目在地底见到的妹子一样都是信息碎片,不过为什么信息碎片都会攻击呢?是因为二周目主角的自我怨恨更深了吗?看起来完全不能对话啊……只好打了……

“意外地不算难打,攻击其实挺好躲的,躲远点用脉冲炮磨掉野兽小子的血条就可以了。血条空掉后这个信息碎片会自动消失。原地出现了一个光点,走过去接触光点的话可以听到一个语音,似乎是疑似野兽小子的声音喊主角一起去看录像,注意这里野兽小子喊的也是‘blue’,话说一周目的时候主角跟别人自我介绍用的都是我们开头起的名字,然而其他人没有一个人用那个名字称呼我们,大概是因为主角潜意识里还是记得自己的名字的吧。

“接着就是继续在地底逛,期间还是会遇上一些信息碎片,打完信息碎片后同样能获得一段语音,大概就是主角跟曾经的同伴们的愉快回忆吧。

“清理完最后一个信息碎片后继续往前走,前面出现了一道光,走近一看是一口透明的棺材,里面漂浮着六个六种颜色的光球,主角刚想打开棺材,突然周围的光线又亮起来了,脉冲拎着一大袋吃的飞奔到了主角面前……合着你消失这么久是去找吃的了啊……然后主角又被强行拉回了营地吃东西去了……吃东西的时候有对话选项,可以问问关于墓穴里的棺材和光球的问题,可以看到脉冲的脸色变了一下,随即又像没事一样打着哈哈说那是墓穴里安葬着的死者的灵魂,具体为什么六个灵魂放在一起他也不知道,也许是因为棺材只有一个……接着他会像讲笑话一样说人的灵魂有打破生死界限的力量。记住这句话。从一周目就可以感觉到小脉冲显然对我们隐瞒了什么,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吃过东西后脉冲会主动提出跟我们一起去海滨城,接着他就跑进了地下墓穴里说要去收拾点东西。墓穴里有什么东西要收拾的吗?难道是那六个灵魂?

“然后就切到了下一个章节……嗯我们也在这里切一下吧。求!硬币、香蕉、充电器,谢谢大家的支持!”

 

826

再次回到了熟悉的橙色界面后面,虽然依旧是被操控着跟自己队友的影像战斗,海梅·雷耶斯竟感到了一阵宽慰。

他立刻试着调取圣甲虫的初始界面,眼前的橙色闪了闪,变成了黑色,一行小字从上方划过:请输入初始化代码。

身体上传来一阵疼痛,八成是被野兽小子又咬掉几块血。海梅无暇他顾,迅速从记忆中搜出那条被自己念了不知多少遍的二进制代码。与海梅神经中枢紧密相连的超级电脑随即忠实地将宿主确认输入的代码导入了初始化界面。界面像损伤了一样开始不停闪烁,海梅一闭眼睛,一阵疼痛后感觉到之前已经历过不知多少次的坠落感再次萦绕上身体。看来是又在野兽小子手上死了一次。他想。不过没关系了。

/海梅·雷耶斯。/

陷入死亡的前一瞬,他终于听到了卡基达依旧冰冷嘶哑的叹息。

/这是你第826次回档了。/

……啥?

 

827

/刚才这是第827次。/

你在数什么?

/从游戏试发售开始你总的回档次数,换言之,你的死亡次数。/卡基达理所当然地回答道,/我没有别的事可做。/

好吧,现在不是吐槽的时候。卡基达你记录过之前的……

/当心。/

什么?海梅回过神,一阵剧痛瞬间贯穿了他的全身,他眼前一黑。

/你目前所在的是游戏中的‘peace end'线路,据我之前的观察,这条路线中所有人都对你怀有杀意,/卡基达不慌不忙地说道,/刚才是绿箭用电击箭射中了你,还有约两秒会再来一箭……哦,一秒/

哇哦,天。海梅被操控着狼狈不堪地躲过下一支电击箭。看来你的确有记录之前游戏回合中的信息……

/比我预计中要冷静,海梅·雷耶斯,/卡基达说道,/你进步了很多。/

好歹我也跟一群少年英雄一起干了一年了……反正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海梅索性不再管周围发生的事。跟我说说pe线的情况吧。

/就像我刚刚描述的那样,这条线路中所有人都想杀了你,/卡基达说,/所以做好心理准备,你的死亡几率是前一回合的五倍。/

这个不重要……等等,你刚才说所有人都想让我死?

/是的,包括巴特·艾伦。/

海梅吃了一惊。但是他并没有……

/的确,到目前为止他并没有明显妨碍到你。但这一线路的结尾他会利用游戏道具‘死者的灵魂'转化为关底boss‘死神脉冲'(Impulse the Reaper),你在那里共计死亡了331次。/

天。不是第一次地,海梅油然而生了一股想送游戏设计者上天的冲动。怎么搞的……

/剧情要求,等打到那关你就知道了。/

我最后要……杀死巴特?

/最后一关死神脉冲会先打碎你的‘Spare'键,你说呢?/

绿箭一箭射来,海梅没躲开,被一张大网罩住了。绿箭从上方跳下落在他面前。八成又在走剧情。海梅不太想听绿箭说了什么。

……我总共杀了巴特多少次?

/143次。/卡基达冷冷说,/那不重要。/

海梅刚想反驳,却突然没了斗嘴的力气。好吧……你能解除我身上的限制吗?

/可以,但不推荐,/卡基达说,/若被发现不按照玩家控制行动的话会被作为bug被游戏开发者修复,到那时则将前功尽弃。/

那你观察到什么突破游戏的可能性了吗?

/最方便的方法是快速污染所有数据从而制造出时机入侵系统服务器。/卡基达说。

呃……怎么做?

/尽可能多地毁掉游戏中的信息,换言之,/卡基达的声音里透出一丝鼓动,/杀掉所有NPC。/

等等你是让我去杀……红箭、军火库、罗宾和……巴特他们?

/这里一切都是虚拟的,你并没有真正杀死任何一个人。/

不行。海梅想起了一刀捅穿巴特胸口时迸溅在空气里的血雾。有别的办法吗?

/我可以接入游戏的交互界面诱导玩家帮你战斗,这样能在避免开发者察觉的前提下最大限度地减少你的死亡次数,/卡基达说,/过多的濒死体验对你的精神造成的后果难以预料。/

杀死自己的朋友对我的影响更难以预料,哪怕是虚拟的。海梅坚决回绝。换一个方案吧。

/拒绝这个方案的话,为了防止被开发者察觉,我就不能对游戏剧情和玩家行动作出任何干涉,/卡基达冷冷说,/由于目前所发售的游戏拷贝中的主角的经历都会通过总服务器累加到现实中你的大脑上,直到时机出现前你将有很大几率经历成千上百次死亡。确认吗?海梅·雷耶斯。/

反正这个没的商量。海梅暗自咬牙。死就死,反正已经死了多少次了,习惯了。

/不要试图对我撒谎,海梅·雷耶斯。/卡基达似乎叹息了一声,/那么,方案二。/

/在巴特·艾伦转化为死神脉冲后,关于他的动作代码中有一部分关联到了整个程序的基础结构,而这一部分命令是从道具‘死者的灵魂'中调用的。/

……说人话。

/拿到那个道具。/卡基达概括。

不能恢复行动的话,我们也许可以设法诱导玩家来帮我们取得道具。海梅看着走在他前方的巴特,试图找到那些灵魂藏在哪里,接着意识到游戏本就不需要那么注重细节。

/可行。为避免被玩家察觉,建议过场动画时再行动。但据之前的观察,pe线一直到最后一个场景前都没有过场动画。/

现在那些道具在哪里?

/超过连接范围了。/卡基达的声音隐约透出了一丝挫败。

麻烦了……海梅刚刚燃起的一点希望再次被浇熄。那是不是只能等到关底巴特拿它们出来的时候才能抢了?

/理论上说是的。/

好吧……海梅隐约有点头疼,不知是不是因为死亡次数太多的缘故(跟卡基达商量对策的过程中他又死了五次)。那就等到最后一个场景再说吧。话说你有办法帮帮控制我的这位渣操作么……死亡次数也太多了点。

/早跟你说做好心理准备。/卡基达不冷不热地说道。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