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t Inertia】你那美丽的黑暗(1)

我太激动了。旋转飞升。此生无憾。(抱紧亦语嚎啕大哭

秋亦语:

【Scarlet Inertia】你那美丽的黑暗(1)
*食用说明*
*本文cp为拉郎组Scarlet x Inertia,副cp微四代绿红
*下篇有车自带避雷针谢谢
*短篇短打,告白号角君。 Scarlet私设已有授权,原持有者Lof尖音号角
*虐文,非欢乐向,与原着剧情有很大出入,人物设定则无更改,有私与二设,不喜勿入。剧情微带十一公分
*Thaddeus Thawne不是绿灯是逆闪,不是傲娇也不炸毛。
*以上接受者方可阅读
—————————————
中城下雪的日子又到了。


白雪在街道上铺成白色的地毯,穿着黑色大衣的金发少年在人群穿梭,像是在寻找着什么一般。


而事实上, Thaddeus的确在寻找些什么。冬风将少年的鼻尖给冻红,大衣外戴着露指手套的指尖冰冷到开始刺痛,除此之外几乎感觉不到其他东西。


距离Bart Allen死去的那一天过了一年。


其实一年的时间不长不短,但是对极速者来说时间并不是公平的,实际上的感官时间比那漫长的多。


Wally West没有对这件事进行追究,连带整个正义联盟也不再对此事进行评价。但那不过是他们在同情自己的反应, Thaddeus清楚。


他们不过是同情一个仰赖Bart Allen的生命才得以存活并且有价值的寄生虫罢了。


而至于到底在找什么? Thaddeus自己也记不得了,他只是不停重复着这样的日子,将人杀死,为中城增添恐惧的色彩,用血染红那个红衣跑者的制服。


——只是那个穿上制服的人不在了,仅此而已。


该回去了。
—————————————
Jamie Reyes以为自己这辈子大概不会爱上其他人了。


至少在Thaddeus Thawne出现之前,他是这么认为的。


初次见面时那双金色的眼眸便将他吸引住,那是明白绝望为何的人才会露出的眼神。


明白何谓绝望、何谓黑暗、以及何谓地狱的人才可能露出的眼神。


但是这个眼神又跟曾经看过的黑暗不太一样,这双眼睛里还有一丝光芒,一丝无法用明亮来形容的光明,或许这才是让Jaime被Thaddeus吸引的主要原因吧。


至于是想让那个光芒亮起来还是继续黑暗,这连Jaime自己都还不是太过明白。


黑红色装甲的少年从窗户直接飞进废弃的建筑物之中,漆黑一片里除了各种药品的味道外最重的就属自己身上散发出的铁锈味吧, Jaime想着。将仓库里的灯点开。


陈旧的仓库在移入这个地方时便已经植入新的磁砖,砖红色的地面被少年身上还未干涸的血液染红,两种截然不同的红色在地上交融竟然有种莫名的美。


不知道Thaddeus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认为两种不同的红色交织在一起是最美的颜色,所以才拼了命的追逐着那个穿着红白紧身衣的基因原型。


面部的装甲随自己的意思而逐渐卸下,只剩下左脸上残存的黑色痕迹,那是永远无法抹去以致逐渐扩散到全身才会结束的残痕。


Jamie Reyes绕过仓库里的各种仪器与实验器材来到实验舱前。泡在培养液中的少年有着金色头发,罩在口鼻上的带管面罩按着时间投入营养剂。


少年还有些发红的指尖映入了Jaime的眼里。


Jaime用对方仔细交代过的方法输入密码之后实验舱里的水逐渐褪去,随着强化玻璃制的舱门打开Thaddeus才重新醒过来,金发少年扯去了捂在脸上的面罩,精致的面庞上还是没有任何表情。


如果直接砸破那个大水缸的话小速跑会露出惊讶的表情吗? Jaime想着,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后他便一直待在Thaddeus身边,但Allen死后却没有再看过绿衣极速者的任何表情,甚至连生气都像懒得生气。


赤裸着身子的Thaddeus还在擦干身体,水珠沿着身体与脸部线条滑落,少年用毛巾擦拭着滴水的头发。 Jaime盯着他的背影,男孩特有的背部肌肉线条分明,在对应胸口的地方有一道浅棕色的伤疤。


没有人告诉过Jaime这个世界发生过什么,但其实他也不怎么在意。或者说他只是想知道Thaddeus身上曾经发生什么事,但他从不说自己的经历。


"小速跑,你今天出去了?去什么地方办事了吗"Jaime打破这怪异的安静看向套上衣服的Thaddeus,后者依然保持着沉默没有理会他。


"……"


那双眼里的黑暗即使到现在也没有失去那微弱的光芒。只是远远看着也会让Jaime移不开视线。


❨ Inertia是个威胁,你不能够把他留在身边,他随时都可能发狂 ❩


甲虫的提醒根本没办法让Jaime听进,但也许它说对了什么,如果这就是Thaddeus期望的,那他一定会想尽办法实现的。


试管掉落地面的声音将新的一片沉默打破。
—————————————
Thaddeus以为自己不再会挣扎了。


金发少年被按在实验桌上用力掐紧了脖子,无法通畅的呼吸使得面庞胀红,随着被压住的动作与挣扎桌上的器材一一掉落,喉间因压迫而发出的痛苦呻吟被玻璃破裂的声音所压过。 Thaddeus抓住Jaime掐住自己的手,身体因为逐渐无法摄入氧气而用力挣扎,在装甲男孩的腹部递上一记膝踹。


"……你干什么"对方终于放开了手,但那当然不可能是因为自己对他压根儿不可能有效的攻击, Thaddeus摸着刚被掐过的脖颈,原本没有任何反应的脸上出现了睽违已久的情绪反应, 这让Jaime激动的笑了出来。那纤细脖子上的红色勒痕与小速跑真相衬,他想。当然这不能够告诉对方。


Thaddeus只觉得自己很可笑。


没有Bart Allen的世界,明明觉得自己毫无存在意义,但却还是像那些自己杀过的人一样在死前挣扎,只为了求一丝渺茫的,苟延残喘的希望。


意识非常清楚如果死了反而是一种解脱与享受,但身体却还是对死亡这件事有所排斥。就像他曾经认为杀死Bart Allen之前绝对不可以死亡一样。


但是到头来这件任务他还是没有完成。


至少在他的认知里,只有结果是完成的。


而不管是面前这个人还是那些正义使者都不过是无意义的同情他,一次又一次用这样的理由做着他们认为"有帮助"的事情。


"你想死吗? Thaddeus"Jaime难得正经了那么一点,而Thaddeus只是看着他,没有回答。


死亡是解脱,但他从未考虑。


就算这个世界没有Bart Allen也一样。


"Come on!你不能够一直都待在那个缸子里面,我以为Allen死了这件事对你是种解脱,你能够摆脱这个束缚,然后,呃,也许我能一直陪着你?"黑红色装甲的少年对着速跑者笑了,留下残痕的面庞此刻对Thaddeus露出的是纯粹的笑意。


"……"
—————————————
Jaime Reyes废了很大的精神力才阻止圣甲虫的回击反应。


Thaddeus紧紧掐住甲虫少年的脖子, Jaime抓住他的手腕,小速跑用的力气真的不大,或者说是因为其他原因而使得他没什么力气——他在发抖。


-tbc-

评论(1)

热度(10)

  1. 尖音号角秋亦语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太激动了。旋转飞升。此生无憾。(抱紧亦语嚎啕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