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scarlertia拉郎组,伪无能力AU】杀手的隔壁住着杀人狂(5)(完结)

(尾声一有一辆隐形的小车……希望不会被和谐……)

***




枪声响起之前,他听到发动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黑色保镖大声咒骂了一句什么,紧接着是巨响。枪声几乎与子弹撞飞在金属上的声音重合。

“妈的,赶上了……”雷耶斯气喘吁吁地勾着栏杆翻上桥面,捡起被子弹打缺了一截的消防斧,“赛迪你伤着哪了?这俩家伙是敌人吧?”

“雷耶斯………”他想起来了。档案被销毁的另一只甲虫。Scarlet Scarab。这就解释得通我之前为什么会跟他合作了。

Black Beetle用枪口指着雷耶斯的脸。雷耶斯就跟没看见他似的,捡起掉在一边的微声手枪还给Inertia。监督者饶有兴致地注视着突然冒出来的新的甲虫,制止了试图开枪射击的Black Beetle。

“档案库里没有你的记录,不过我记得警方叫你Scarlet?”监督者说道,“身份不明的甲虫……有趣。”

雷耶斯抬起头瞪着监督者,捏紧了手中的消防斧,一声不吭。Inertia听到他的心脏在狂跳,赤裸的上半身上布满汗水和淤青,看起来和Blue Beetle的对战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打……得赢吗?”金发克隆人努力调整着呼吸,与颈椎芯片带来的剧痛对抗着小声说道。

“够呛。”雷耶斯脸上渐渐覆盖上甲壳,神情从未如此严肃。

“我们打个赌吧,孩子,”监督者笑着说道,“如果你赢了,我就放你跟那个废弃品离开这里,怎么样?”

“赌啥?”

监督者一挥手。Black Beetle将手枪插回枪带,抽出绑在腿上的PR24警棍,露出如同盯着猎物一般的残忍笑容。



Inertia知道监督者不可能遵守约定,更不用说体力已经消耗的Scarlet根本无法打赢黑色的保镖。他靠在栏杆上看着雷耶斯在Black Beetle的手下拼死奋战,微声手枪已回到手里,全身却仍然被麻痹占据着,连举起枪口都做不到。

雷耶斯不知第多少次被黑色甲虫揍飞出去撞在了栏杆上。他把脱臼的肩关节强行复位,咳嗽着血沫。明眼人都看得出他的身体正在崩溃。监督者脸上带着如同观察挣扎的小白鼠一般的笑容。“再打下去你会死的,孩子,”他轻松地说道,“为什么不放弃呢?一个废弃品而已,值得吗?”

“什么值得不值得的,”雷耶斯摇晃着爬起来,吐掉嘴里的血,“我喜欢他。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你知道有多好吗?为了这个我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你有被什么人爱过,或是爱过什么人吗?记忆中有一个模糊的声音。Inertia闭上眼睛。想起很久以前的昏暗出租房内,绿眼睛的甲虫对他说:我喜欢你,只要让我留在你身边,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那么很可惜,我们的01号并没有会爱上谁的设计。”

Inertia调整着呼吸,全神贯注于握着枪的手指。仍然战栗着的双手渐渐有了反应,剧痛仍然存在,但已经损坏过一次的芯片似乎无法持续释放相同程度的刺激。子弹之前用了两发,现在弹匣几乎还是满的,沉重异常。他将视线从混战着的两只甲虫身上移开,沉默地锁定了监督者的方向。

他会死在这里。但他不想死。关于他的生命有太多谎言和疑问。他会活下去,他将向每一个说谎者复仇。

枪声划破夜色。

监督者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黑色的甲虫发出一声怒吼,将雷耶斯猛力甩到一边,扑过去接住中枪倒下的长官。他想要掏出手枪,但金发克隆人开了第二枪,强迫他向后跳开躲闪子弹。

“你……你……不可能……”监督者捂着腹部,吞吐着血沫,眼神渐渐涣散。Inertia嘲讽地大笑起来,僵硬的手臂慢慢向回弯折,将冒着烟的枪口朝向自己。

“现在带他回去治疗的话没准还有救哦,”他恶意地说道,“别看着我啦,让长官死在眼前的士兵是个什么罪名来着让我想想……”

黑甲虫举起手枪,雷耶斯向他扔出折断的斧头。一切像是进入了慢镜头。Inertia将枪口瞄准后颈。属于杀手的强大头脑飞速运转着,计算着毁坏贴附在颈椎上的那个物体所需的冲击力和合适的角度。

来打个赌吧。他想。无论输赢,他都再也不会以组织的“Inertia01号个体”的身份活下去。

枪声响起。消防斧的斧柄撞飞了黑色甲虫的手枪。雷耶斯向他扑了过来,大喊着赛德斯这个名字。他的听觉被嘈杂的嗡嗡声淹没,昏眩和疼痛在大脑中爆炸开来。这是一场赌博。他此时此刻别无选择,只能假定雷耶斯可以信任。有什么人抱着他往前跑了几步,接着身体悬空,然后是熟悉的坠落。

又跳桥……

他的脑海中掠过这么一个想法,接着意识坠入了无底黑暗。

尾声一

赛德斯被剁洋葱的声音唤醒。

他睁开眼睛,看到茶几上放着染血的纱布。依稀可见一枚微型芯片的残片躺在纱布中间。他想起了很多事,乱七八糟的搅和成一团,后颈的伤口在注意到时就开始痒个不停。他想起坠落、天桥和火药,想起沾在衣领上的血,想起车顶迅疾的风。沙发垫里有霉味,厨房传来雷耶斯特色乱炖的气味,构成了某个人轮廓的一部分。他蠕动了一下酸胀的小臂,重新合上眼皮,躺在周围繁杂的声音和气息中,内心一片平静。

赌赢了。他想。

他听见有人踢踢踏踏地走近,于是睁开眼睛。雷耶斯走过来蹲在沙发旁边,掠开他的额发亲吻他的额头。他们就这样对视了一会儿,谁也没说什么,接着雷耶斯笑了。

“赛迪。”他吃吃笑着小声说道。

“蠢货雷耶斯。”赛德斯心平气和地说道。

透入窗玻璃的光线已属于下午五点的太阳。雷耶斯占据为临时落脚点的无人的农庄周围充满了鸟鸣。他们一起吃了晚饭,期间没有说一句话,没有交换一个眼神。饭后赛德斯检查了身上带的东西,把弹匣里的子弹一颗颗倒出来数了一遍,又一颗颗装好。雷耶斯把锅碗瓢盆一股脑泡进水里,胡乱擦了擦手上的水,走过来抱着他的肩膀,把脸埋在金色的发丝中。

“你记得这个吗?”赛德斯把从夹克衫里倒出来的东西一样一样摊在沙发上。零碎的钞票,几个十美分硬币,电线残头和一张假的驾驶执照。上面写着赛德斯·斯旺,十八岁。他把假证件放到雷耶斯面前晃晃,雷耶斯盯着看了一阵,似乎想到了什么,又笑了起来,像狗一咧开嘴露出牙齿:

“我听说合成你的基因确实有一半来自斯旺家族,”他说,“想去见见吗?我记得他们也有人在中城。”

“连艾伦都没主动找斯旺家,”赛德斯撇撇嘴,“给了我这个名字的那个人……完全不想跟他再扯上关系。”

“那要是他们对你用亲情攻势怎么办?”雷耶斯放开了环抱着赛德斯的手臂,把头蹭到肩膀上。赛德斯发出一声冷笑:

“又不是我自己自愿叫这个名字的,”他啪的一下把驾照甩在沙发垫上,“代号也不是,整个人生都不是。操他妈的真是够了……”他烦躁地抓抓头皮,“我真想跟那个监督者吼一嗓子我不是谁手里的木偶,去你妈的我不干了……然后,然后能怎么样呢?还不是照样得用这个名字……说到底我整个人从肉体到灵魂都是他们给的……”他向后靠去,后脑勺枕着雷耶斯的胳膊,小声说道,“我永远是Inertia,就像你永远是Scarlet,永远也洗不干净手上的血。有些东西是生来就注定好的。”

“你要是这么想的话就想吧,”雷耶斯侧着头亲吻赛德斯的脸,“但是赛迪,我从来没后悔过。不后悔宰了我爸,不后悔变成Scarlet,不后悔搬去那个城市……”他用嘴唇摩擦着赛德斯的耳垂,气息热烘烘的像一条大狗,“……因为正是经历了所有那些事,我才终于遇到了你。”

“你真恶心。”赛德斯评论道,一边闭上了眼睛。

“遇上你是我这个一团糟的人能碰上的最好的事情。”雷耶斯伏到赛德斯的耳廓边轻轻吹气。

“姑且认为你说的是真的吧。”赛德斯侧过头去吻雷耶斯的嘴唇。他们纠缠在一起,彼此夺走对方的呼吸,揉皱衣角,肉体体温交缠,在黑暗中吞吐喘息,粘腻浸没灰尘。陈旧的沙发垫吱嘎吱嘎地响着,然后是同样古老的地板。浸满汗水的团城团的衣物提供了缓冲,承载着两个该下地狱的灵魂,剧烈运动的歪斜影子几乎要长出角来。赛德斯抓着雷耶斯的肩背,咬他的嘴唇,什么也不想,什么也不听。雷耶斯在他耳朵边低吼,他几乎听到了他体内那只兽的咆哮。但是这些都有什么关系?雷耶斯有些时候还是有道理的。顶峰瞬间过后的短暂空白中,赛德斯的脑海里划过了一些念头。关于人生,关于自由,关于未来。雷耶斯伸手去掐他的脸,他反手打开,然后不轻不重地掐回去。

“刚才我突然觉得,跟你一起就这样似乎也不坏,”他懒洋洋地说道。

“妈的,赛迪,”雷耶斯呻吟道,“你再这样我就要无可救药地爱上你了。”

赛德斯笑了起来。类似这样的有些时候,他甚至会觉得诞生于这个世上也不是什么坏事。

“搞死整个组织之前,我们估计得一直跑下去,”他俯下身去跟雷耶斯额头碰着额头,“跑很远的路,杀很多人,你害怕了没?”

“你第一天认识我?”雷耶斯说。

“虽然不觉得我最后会输,不过有你拖后腿的话,咱俩最后大概都会死的很惨吧。”赛德斯轻笑一声,亲吻雷耶斯的鼻尖。雷耶斯迎上去,在他的嘴唇上浅浅地碰了碰:

“如果感觉我拖后腿就不用管我,”他满足地眯起眼睛,“反正我总会追上你的。”

“哪怕是在地狱里?”

“下地狱有那么可怕吗?”雷耶斯抬起手眷恋地摸着赛德斯的发梢,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地说道,“毕竟那里有你啊。”


尾声二
“至少这件事暂时结束了。”海梅·雷耶斯说。

“这事完不了,”巴特·艾伦皱着眉头抚了一下缠满绷带的手臂,“幸好……大家都没什么事。”

“艾伦先生太厉害了,”海梅将削好的苹果递了过去,“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及时发现了Inertia藏在艾伦夫人身上的炸弹,否则出事的大概不止半座房子。”

“那是,也不看是谁的爷爷。”巴特直接凑上前去咬下一大口苹果,若有所思地嚼着,“不过那家伙居然会用合成的尖叫声引杰爷爷过来,我真是头一次看到杰气成那个样子。”

“要是我能再早点赶到就好了。”海梅看着巴特裹着纱布的手臂。

“你最后及时赶到真的是救了我一命,”巴特说,“Scarlet他们可以跳到车顶上跑路,我可不行。要是Blue Beetle不在的话那个黑大个一定会补上一枪的。”

“Scarlet手下留情了,只是把我打昏然后抢了我的摩托车,”海梅削下一片苹果,“我得说……他大概确实很喜欢Inertia。我提示他那个组织可能会对Inertia不利之后他就立刻不吵着要打死我了……”

“这是我感觉最不可思议的地方,”巴特吃掉海梅递过来的苹果片,“Scarlet爱上了Inertia。”

“大概这就是所谓的命运,”海梅感叹道,“就像一年之前如果不是你,我估计就是第二个Black Beetle一样。”

“喔,那么你有爱上我吗?”

“你把我从静止舱里拽出来的时候我就爱上你了。”

他们一起笑了起来,接着是短暂的沉默。

“以你对Scarlet的了解,你觉得他是为什么会喜欢上Inertia的?”巴特说。

海梅叹了口气。“一年前我把他从组织的静止舱里放出来的时候,他说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到底算是人类还是什么东西了。我跟他说如果想当人类的话就离开埃尔帕索并且再也不要伤害任何人,没想到他真的同意了,但作为交换我也不能再继续追着他,”他说,“所以我猜他也许是因为仍然眷恋着作为人类的情感吧。”

巴特张了张嘴:“但是……对方是Inertia。”

“我猜这就是命运最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了。”

又是沉默。海梅再次削下一片苹果。

“你觉得他们能逃去哪里?”巴特小声说。

“我觉得他们不会逃,”海梅把苹果片递过去,“Inertia大概会向敢与他为敌的一切复仇,Scarlet会跟着他。那个组织又多了两个敌人,从这个方面来看也许算是好事。”

“但是Inertia不可能跟我们成为朋友。”

“就像一年前Scarlet没有成为朋友一样。也许对两边来说最好的结局都是再也不用见面。”

“……你说的没错。”

巴特凑过去叼住苹果片,但并没有直接嚼进嘴里,而是用门牙衔着,冲海梅狡黠地眨眨眼睛。海梅愣了一下,随后放下水果刀和只剩下一半的苹果,凑上去咬住了苹果片的另一端。巴特的嘴唇凉凉的,带着苹果汁的味道。

“Scarlet有一点没说错,”巴特眯着眼睛微笑着,“有喜欢的人真的是太好了。”

END

后记:
这几天发现自己有个ddl要赶所以这篇之后不保证会写别的了……唔总之这篇就是个爆米花节奏的自嗨文,可以看出剧情非常套路。写的时候为了爽可能有些地方写得太模糊了所以稍微解释一下剧情。这里的甲虫是一种纳米机器,同化入人体后可以全方位提高人体的力量耐力速度和敏捷,发力时会在体表形成甲壳一样的结构。黑甲虫是这里唯一的完全体甲虫,蓝甲和红甲都是半成品。小红成为甲虫的时间比小蓝早,但由于某些原因档案丢失了,所以惯量一开始也没认出他来。小蓝是大概一年之前被注射了纳米机器的,最初利用获得的能力追查小红,后来被“组织”绑架,接着被一直在秘密调查“组织”的巴特救出,两人因此建立起了深厚的感情。小红这时候也被“组织”关起来做实验,小蓝往外跑的时候顺手把他给放了出来,所以他会答应小蓝离开埃尔帕索并且不再伤人。再之后“组织”与斯旺家合作制造了惯量,为了测试实验体的性能而让惯量去杀巴特。惯量在执行任务的时候租下了加里克家附近的房子,巧合地认识了住在隔壁的小红。一番调查和谈判后俩人稀里糊涂地睡了对方。小红与惯量合作帮他制造接近闪家的机会,惯量趁机把巴特打晕“抛尸”在垃圾车上,伪装成巴特执行任务。结果巴特借了海梅的摩托车及时赶了回来。惯量逃走后被监督者抓住差点灭口,拼死挣扎逃出了抹杀口令,但是失去了一段记忆,然后就是本文的开头……可以看出“组织”就是人类版致远族,监督者就是大使啦……顺便一开始的大纲是一周目的惯量被监督者抓住之后直接就地灭口了,二周目被小红捡回家的是02号个体……最后原定结局是02号也被抹杀,小红被mode化,跟03号组队为组织执行任务……不过因为太憋屈所以改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