尖音号角

DC bluepulse、惯脉、绿红绿、超蝙超 没有特别雷,cp随便逆。最近沉迷于拉郎scarlet scarab和inertia。应该是Hunter Zolomon的粉,Hunter/Ashley不拆永远心头好,Hunter/Thaddeus纯师徒向。瞎jb自嗨者,产出一多半是相声。

【bluepulse】梦境彼方(八)

我终于死回来更新了……

***



海梅觉得自己看到了大海,而且还晕了船。

视野里充满了蓝色,计算机蓝屏时会出现的那种。有青草气味隐约存在,缓解了他的痛苦。他试图感知身体其他部分的存在,发现感官如同浸入了某种粘稠的液体,能触及的只有滞闷的蓝色,带着刺骨的冷。他想起了某个手拿冷冻枪的蓝色身影,于是挣扎着试图突破那层蓝色的阻隔,却毫无效果。

/系统自检完毕,正在准备重启。/

海梅从来没这么高兴能听到卡基达的声音。“卡基达?”他向那片蓝色中呼喊着,“巴特还好吗?战斗怎么样了?”

/你又一次犯了致命的战略错误。我早说过应该抢先使用强力手段的。/

没记错的话我最后跟你融合了不是也被冻上了吗。海梅觉得现在不是跟卡基达争论的时候。“现在是什么情况?”他问。

/系统损伤,/卡基达说,/极低温度导致动力系统和能源系统的崩溃,重启后完全恢复功能需要一定时间。之前的敌方哨兵已经撤退,检测到周边除巴特·艾伦外还有另一哨兵,默认为潜在敌人。/

“哨兵?他是谁?”

/暂时无法连接到数据库。/

那我就用眼睛自己看吧。海梅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凝视着蓝色的虚空等着甲虫完成重启。在甲虫重启完毕前他连控制身体都做不到,事实上自他意外捡到甲虫的那一刻起,他的身体就已经被这个东西所侵占。那个东西深入他的神经系统,横在他的意识与感官之间,给了他过去从未有过的力量,也让他从此踏入了一个凶险的未知世界。他回想着自己的朋友和亲人,发现那些记忆已经越发遥远,取而代之是冰冷仿佛注入血液的战斗本能。他记得自己过去一场架都没打过,如今不出一周就已经你死我活过两次了。

逃不过的。他想。会有更多人受伤。也许他不应该再逃下去。

/重启完毕。/

视野中的蓝色终于渐渐退去,感官上的窒闷感迅速消散。海梅像是终于回到了身体中。首先恢复的是触觉。他感到有另一具温热的躯体贴在自己胸前,呼吸起伏,紧紧相触的皮肤中间夹着一层薄汗。

他睁开眼睛,看见陌生的天花板,以及趴在自己身上睡得直流口水的巴特·艾伦。

他又把眼睛闭上了。

——是不是哪里不对?

“我看到你睁眼睛了小子。”

陌生少年的声音在旁边哼了一声。海梅猛地睁开眼睛。一个红色头发,长着雀斑的年轻人抱着胳膊站在床边,脸上写满了怀疑。巴特小幅度蠕动了一下,模糊地呢喃出几个单词,显然睡得还很沉。海梅看了一眼巴特,又看了一眼红发少年。红发少年立刻一捂自己的嘴,搬了把凳子在旁边坐下,小心地不弄出多少声音,接着恢复了咄咄逼人的表情。

“从头开始解释吧,被全国通缉的逃犯海梅·雷耶斯,”他小声说道,“或者……我倒是更想叫你'蓝甲虫'。”


海梅花了十秒组织语言,又花了半分钟思考怎么才能在不吵醒巴特的情况下套出关键信息并把事情解释清楚。“你是塔的人?”他最后说道。

“不是,”红发少年说,“他,”他示意了一下巴特,“说你是冤枉的,我比较想听听你的解释。”

/沃利·韦斯特,登记在案的哨兵。/卡基达说道。

海梅斟酌了一下。从对方的描述来看巴特似乎信任他,而且在自己昏迷期间对方也确实没有做任何对自己不利的事。“我是因为意外才转变的,之前一直是个普通人,”他最后说,“我什么违法乱纪的事都没做。”如果打人和顺走追杀者的钱包不算的话。

“你之前那个形态也是意外?”

“意外,真的,据说可能是精神体与肉体融合。”

“塔为什么要追杀你?”

“他们……”海梅回想起卡基达那时的失控。他当然不是一开始就被全国通缉的,转变最初他甚至曾主动与当地的塔接触。塔的相关人员最初也没有流露出敌意。事情是从纽约的特派员前来时开始变了味。他仍然记得那名特派员看见甲虫形态的自己时流露出的神情,简直就像战争狂人凝视着核武器。

于是当那个人拿着造型诡异的针头向他靠近时,卡基达果断选择了用声波震晕所有人然后逃之夭夭。

他看着沃利的绿眼睛,发觉那双眼睛跟巴特有一点微妙的相似。沃利·韦斯特看起来没比他大几岁,应该也还在上学。他是个在塔里有登记的哨兵,他还有自己的生活。

“……纽约的塔里有问题,别相信他们。”组织了半天语言后,他只对沃利这样说道。

“什么问题?”

“听着,我不想把你卷到这种事里……”

“你是不是把我跟普通的哨兵搞混了?”沃利看上去被冒犯到了,“你也不过是个小鬼,凭什么就觉得这事我不能掺和?”

“抱歉,”海梅咕哝着,“但毕竟我还不怎么认识你……”

“沃利是普通的哨兵,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巴特打着哈欠说道,他不知是什么时候醒的,此时正像一只猫一样伸着懒腰,然后把上衣穿上拉链拉好。

“你身上一直冰凉,所以想帮你暖一下。”巴特的表情异常自然,除了脸上有点红,海梅不知道那是不是睡出来的。

“刚才就想问,你俩到底是什么关系?”沃利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尴尬,“刚才巴特一直在给你做精神调整,你俩已经绑定过了?”

“路上认识的……”

“有临时精神链接,好朋友,好兄弟,好搭档。”巴特伸出手臂揽着海梅的脖子,少年温热的气息扑面而来,带着隐约还未散尽的青草气味。海梅愣了一愣,卡基达又开始絮叨关于结合的种种。巴特刚才在帮他做精神调整,所以才会有信息素的味道……是这样吗?

“真的只是朋友?”沃利吸了吸鼻子,显然也注意到了空气中的青草味。巴特用力点点头,放开了揽着海梅的手,把搭在床头的外衣扔在他头上,跳下床打开了窗户。

“真奇怪,你们不觉得有点热吗?”海梅听见年轻的向导小声嘟囔着。

/巴特·艾伦的体温在升高,海梅·雷耶斯……/

沃利一个激灵,大步走过去伸手试了试巴特的体温。

“我靠……不会是……”他猛地扯起巴特的胳膊向门外冲去,“那个什么蓝甲虫你原地呆着别动我马上回来!”

/……正是结合的好时机。/




tbc

评论

热度(13)